Thursday, December 13, 2007

死去的人活着


走过殡仪馆,正好有道士为亡魂超渡。我想,不知为时下“生病”了的青少年超渡,会否有效?


报章报导的青少年参与群殴、偷窃、抢劫、吸毒等等的新闻,我都把它们当作“旧闻”看待,麻木了;迪斯哥内吞云吐雾,喝得酩酊大醉的年轻人也见识了不少。


由首相掀起的反烟运动,宣传广告都着重于青少年,“Tak Nak”口号朗朗上口,但起得了作用吗?他们还不是口不离烟;在电影院里看见广告还发出一阵溃烂的笑声,令我毛骨悚然。反烟运动在他们心目中成了荒唐事儿,证明了它的无效,就如贵报柔佛版曾刊登的〈华社见论〉题:《烟瘾痴痴缠 反烟运动没号召力》。“Tak Nak”口号,让我感觉喊得有点力不从心。


各造都在努力着改造新生代,国民服务计划也是因此而诞生。而各造的努力也印证了时下青年“糟糕”的程度。


这一切运动、活动、计划都徒然,俨如美容产品一般,只能修外表,不能修内在。要拥有实在的美,就必须排清体内毒素。毒素是文明的遗产,年轻人都在慢性自杀,未来的街上,可能走着的死人比活人多。


父母在启蒙教育中起着排毒作用,为孩子在思想上注入百毒难侵的抗生素。教导孩子最基本的功夫莫过于以身作则,赏罚分明。勿忘记,孩子的言行举止反映着家教的成败,“成”了,便光宗耀祖;“败”了,“诗礼传家”的匾额也得化为灰烬!


晚间,与友人品咖啡闲聊,看见三四个有几分姿色的少女,穿着一袭惹人眼目的银白制服,挨座推销香烟。我顿时心生恐惧,因为其中一个辟坟的死人,正向我走来。


《东方日报》< 东方青年 > 200466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