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7, 2008

纸婚快乐



与滂沱大雨来个配合,今天的夜色显得格外黑。暴风和狂雨对我残酷的袭击,让我感觉身躯完全是用水造的,湿淋淋的。我忍受手脚擦伤的疼痛奔跑着,以安抚我归心似箭的情绪。


终于,我回到了家。


我敞开沉重的木门,向内环顾。房子内一片寂静,透出昏暗的灯光,我只听见自己的喘息和雨水打在屋顶及落地玻璃的嘀答声。在饭桌上有个蛋糕,那是个铺满白色奶油的心形蛋糕,以多颗草莓做装饰,中间有块薄薄的白巧克力,写着“Happy 1st Wedding Anniversary”红色字体。啊,他不曾忘记草莓是我的最爱。


“老公,对不起,我迟了!”我喊道,同时,我走上了楼,打开睡房的门,希望他在里头,却不见他的踪影。我带着紧迫的脚步下楼,走到客厅的电话旁,拨打他的手机号码。“喂…………”我知道电话已经接通,但不晓得为何他挂断了我的电话。他在生我的气吗?我问我自己。


我坐在饭厅守候他回来。在这寂寥的空间,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墙上那个钟的时针与分针在慢条斯理地转动,没有他,我的心就快停止跳动。


接近二时,他回来了。穿着粉红衬衫的他显得很不雅观,瘦瘦的黑色领带本该安分守己地垂在胸前,现已偏离岗位,衬衫左下摆也从系着腰带的裤腰露了出来。他站在门边凝视着我,他的眼帘露出了一丝忧郁的神态。他走向前几步,仿佛有话要对我说,但他踌躇了一阵。


“老公,对不起。”我很懊悔。我不清楚要怎样向他解释我迟归的原因。我顿时语塞。他保持沉默,走上楼,我跟在他的后头。当他进入睡房开灯后,二话没说,就像闪电般冲下楼。此时此刻,我被他的古怪反应吓得呆若木鸡。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从下午五时,雨便开始下,忽大忽小,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


办完一些公式的手续后,我在一家酒吧喝闷酒。我也不懂我在酒吧里呆了多久,反正现在时间对于我来说已不重要,在这里,也似乎只有黑夜。我又向饮料调配师要酒。我向来不嗜烟酒,但我今天的酒量奇特的好,而且它还带给我无比的兴奋。我看见她和我在杯中金黄色的液体里曼妙起舞,许多泡泡都在为我们伴舞,我深深陶醉其中。




突然,我的手机响起,闪亮的手机荧屏展示这是凌晨一点二十五分。我很惊讶,当我看到手机荧屏上显示的来电是从家里拨来的。我疆冻几秒后才接了这通电话。“喂……”电话另一端没给我回应,我也就挂断了。我非常想知道这通电话是否是她拨给我的,于是我赶快结账,驾车回家。


终于,我回到了家。


我匆匆地从裤兜儿内掏出了门匙,将木门打开。房子内一片寂静,透出昏暗的灯光。我站在门边失望地凝视着我先前摆放在饭桌上的蛋糕。不加思索,我要查看最后一通从客厅电话拨出的号码。我往前走了几步后,却停止了,我晓得这简直是荒谬,我正尝试阻止自己再欺骗自己。最后,我还是上楼去了。


我进入睡房开灯后,发现地上有些湿漉漉的脚印。我立即像闪电般冲下楼,跑到客厅的电话旁,用食指对准回顾按钮施了一下压,电话的长形小荧屏竟跳出了我的手机号码!“这绝对不是幻觉!”我紧闭双眼,试图让脑袋冷静下来。


“晴铃,你在吗?”我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喊道。“你在吗?请你回答我……回答我……”我完全疯了。接着,我跑回睡房。“你在哪里?”我能听到我叫喊的声音在睡房里回旋。“答应我,别离开我……答应我……”我歇斯底里地啜泣着。


“啪……!”梳妆台上的一个首饰盒倏忽被掷,击中镜子,我要送给她的项链从那深红皮革首饰盒内掉了出来,与此同时,桌上全部东西都被扫下。顿时,我感到寒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他跑到客厅的电话旁,情绪激烈地按电话的旧纪录。他看起来极烦躁,最后索性紧闭双眼。他的前额布满了汗珠,衬衫也给汗水渗透了。


“你到底怎么啦?”我边问边走近他身旁。不料,他睁开双眼四处张望,疯狂呐喊:“晴铃,你在吗?……你在吗?请你回答我……回答我……


“我在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我声嘶力竭地尖叫,“你有听到我说话吗?”我感到出奇的无奈,他竟不当我一回事,自个儿跑回睡房。“你在哪里?……答应我,别离开我……答应我……”他失控的抽噎声仿佛能撕裂我的心房。


“翔宇,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听到我的声音吗?”我的泪终于离开搁浅地带,隐藏在心底的炉火猛然旺盛。我拿起梳妆台上的一个深红首饰盒,使劲地抛向镜子。镜子破裂了,碎片有如刺进我的心脏而促使我高声大喊:“你听到我说话吗?”接着,我把桌上所有东西都扫落地上。


瞬间,我的头感到剧烈的疼痛,一些糊状液体从后脑汩汩涌出。我伸手触摸颈背,鲜红的血沾满了我的手。我浑身颤抖。在电光火石间,一些画面浮现在我脑海:


雨刚开始下,纵然如此,我今天特地准时下班。我到附近的购物广场去选购腕表给他作为礼物。买了礼物,我也不多逗留购物广场,当我走下楼梯前往停车场时,一个青年迅速地攫夺我的手提袋,我一时失去平衡,从楼梯跌下。缓缓地,我身轻如燕地在一个黑黝黝的无底洞飘荡……


一滴眼泪从我的脸颊划下。这个城市不再安全。


《东方日报》〈生活文艺〉,2008年12月30日。

2 comments:

別問我是誰 said...

最喜歡微型小說了!因為喜歡看見出人意表的結局。

雖然,「紙婚快樂」的結局在我意料之內,但我喜歡--它反映了國內社會現象。掠奪案已不是甚麼大新聞,大家好像習以為常,但求自己「時運高,看不到」,是多麼的無助和無奈!

為甚麼要選「紙婚」?因為這段關係還是很脆弱?還是感嘆國內治安不堪一擊?

豪迈 said...

“纸婚”是结婚一周年的称号。我之所以用它,也要暗喻在治安不好的情况下,人的生命也犹如纸张脆弱。哈,你点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