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6, 2008

轻点河流


时间像夜晚在人行道走着的时候,在旁迅速飞驰的车辆散发出的灯光,那么冷酷地飕飕而过。它的迅速感在实在的空间里变得抽象,偷偷地展开仓促脚步。突然想起,我在新公司上班已有一个多月。

现在工作的我,目前还感到愉快,似乎找到我所渴望的,算不算是又圆了一些我期待的梦?同事间就像个大家庭,经常都不经意地做出令我心底感动的事儿,让我感觉幸福,或许人与人之间都应该如此相处,每天才会感受到一些些的快乐,一丝丝的幸福。“人”心之所以毒是因为人的欲望在燃烧,火焰遮蔽了眼前的一 切,才处处想着致他人于死地,也因如此,人总是穿着防暗箭的盔甲,对于他人的言行举止都很小心翼翼。

在工作的时间里,我享受与同事间的互动,足出公司,就要面对一群张牙虎爪的“人”。在非工作时间里,我较享受独处或约一两个好友闲聊。我尽量减低在私人时间内见“人”,因为见“人”太多会有一种莫名的厌腻感。没有“人”的空间才能容纳人。一个触不着边际的空间里有许多伪装人的生物存在,有多少个是人,我们永远不晓得,我们无法在人口统计数目中寻获。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 ,人会愈来愈少,原因是给“人”谋杀,或者是演变成“人”。

其实,人与“人”的结局都会是一样,被时间的速度吞噬。那,人与“人”在这大空间生存是为啥事?我一直都在找答案,最终我不得不认同友人所说的“制造问题,然后解决问题”,除非我觅到更好的答案来推翻这句话。

人与“人”的袖子里或许藏着很多东西,无法估计,我也不想知道。坦白说,我袖子里只藏有一枝在社会空间里显得寒酸的笔,似乎穷得可怜。每天以文字喂食肚子,以音乐抚慰心情,乃生活极品。

许个愿:希望工作会一直愉快,遇到的都是人。

Wednesday, June 11, 2008

端阳随笔

端阳节
思绪流
情意结
世代留

裹粽手
扎记忆
外婆手
包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