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饿


梁实秋说,人的一生就是和穷挣扎的历史;看相的说,翔宇身后有一只穷鬼紧跟随。这两句话套在翔宇身上简直是不谋而合。

翔宇活在这世上已经超过三十年,但他还是没有享受到事业巅峰期的快感,也没有享受过驾着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到处逍遥的乐趣。既然这两种感觉都不曾拥有,他也不想踏出第一步去接触爱情,因为他晓得,爱情少不了面包。

每天上班下班,翔宇都会乘11号巴士,这就是所谓的“安步当车”,全程约四十分钟。在同事眼中,他走的路是漫长的,须耗出一番的体力,所以食量大也不影响他瘦瘦的身段,让女同事羡慕不已。对他而言,该路途不算漫长,漫长的则是他要走的人生路,路究竟有多长,魑魅魍魉究竟还有多少,难以估计。回家途中,他会经过一家烧腊店,纵使肚子咚咚响,他也会奋力地抗战到底,等到达家里,才随便地在他的粮食储存箱内取些饼干面食,填满肚子就算,毕竟在这文化沙漠的商业社会,爬格子是份苦差,工资能养活精神与心灵已是大幸。

夜似乎有些暗,因为月没有明显地露出来。翔宇的脚步向来都很急促,皮鞋鞋跟不停歇地敲打地面,发出不安的橐橐声音。当他走到小巷时,正好给一个迎面而来的冒失鬼撞着,由于两人的步伐紧凑,都讲求时速感,所以撞击力蛮大,翔宇仿佛像突然失去地心引力的物体,亦仿佛像突然累坏的行乞者,似乎在酣睡时,被人狠狠地唤醒,感觉惺忪,踏云而行。他怀疑自己饿坏了,知道走出这条巷子就会经过那家烧腊店,若不及时解决肚子的要求,今晚或许到不了家门口。

走到烧腊店前,翔宇摸了摸裤兜儿,发觉钱包丢失了,有一股失落感涌上心头,他总不能对正切着烧肉的老板说,“我很饿但没钱,吃完后在这里洗碗碟一晚当付饭钱。”。他把鼻尖凑近挂着烧鸭、烧肉和叉烧的玻璃隔面,试图去嗅它们的香味,以满足肚子的需求。烧鸭表层经过蜜糖的抹拭,如沐甘露般光滑闪亮;烧肉的红润和脆皮的结合,层次分明;还有叉烧的晶莹剔透,让人的心也溶化了。烧鸭的油与叉烧的蜜汁显得有点重量,缓慢地滴下。他很想用舌头去接着刚滴下来的蜜汁,但是却少了份勇气。

“死饿鬼,真丢脸!”当翔宇凝神看着令他垂涎的烧腊时,一个年约四十的妇女在他的身后走过,念念有词。她拥有一头微卷的灰白头发,脸似乎是动过拉皮手术,看起来有些紧绷;她眨眼的次数比平常人高,应该是习以为常的那种;嘴唇干瘪,该是说了整天的话,没停止过;身穿碎花衣裤,手拎着藤制的篮子,里头好像是放了些糕点,是白带红黄色的糕点。翔宇没管她,反正嘴巴长在她的脸上,何况她看来倒像个神志不清的女人,或许不是在讲他。但想回来,他也觉得自己今晚有点儿怪,怎么会异常的饿,还压抑不了自己的食欲,尽显原始的一面。

翔宇宛如被割断筋儿的死囚,软弱无力地坐在烧腊店门口的梯级上。他把身子依靠墙壁,总觉得店内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许久了,他凭感觉望了过去,看见一个坐在向门口第三排座位的中年男子,这时他的目光并没向着他,只管吃东西。他吃起东西来似乎有些困难,因为他鼻子下的那颗沉重的大肿瘤差一点就阻挡了他的嘴巴。虽然一个人用餐,但桌上摆着的那碟烧腊是挺丰盛的,想像中应该会有烧鸭腿吧。

坐了片刻,翔宇觉得肚子里有一股酸气蹿升到喉咙,然后从嘴里释放了出来。他俯首瞧了瞧身上的白衬衫还有黑色的西装裤,发觉有点邋遢,此时此刻倒像个潦倒的书生,自己也笑了起来。他也觉得自己无端端轻盈很多,才发现他的公事包不在身旁,但搅尽脑汁也记不起它的踪影,最后他决定不想它了,反正这也是一种对工作的解脱,解放了生活,虽然这也只不过是一个逃避的想法,不切实际的感觉,却一厢情愿地陶醉其中。

这时,有一位妇女牵着她年幼的儿子走进烧腊店,坐了下来,问儿子要吃些什么。儿子好像是蛮大胃口的,也可能是嘴馋,说要吃这个那个的。妇女就对儿子说:“你能吃完才好,不要浪费食物。听说,死在巷子的那位哥哥,是因为没东西吃而饿死,所以有得吃是福气,要珍惜食物,知道吗?”儿子傻呵呵地瞪大两只眼望着母亲,点了个头。翔宇这才明白,原来穷也是一个无形的死刑。

6 comments:

別問我是誰 said...

這是夜闌人靜時的突發其想還是應節湊熱鬧呢?

看到圖片時,某影片的情節即在腦中一閃而過,卻沒將它與「餓」聯想在一起,甚至自作聰明地以為餓的人是你,所以將自己投影在主角身上,還想撥電給你,約你出來吃「黯然叉燒飯」呢!過後才發現你「又來這套」,真是大吉利是!哈哈!

建議下次許主角一個好下場,別總是弄死人家嘛!

豪迈 said...

是突发奇想而写的。

上回有写过好结局的圣诞节短篇。有时我是喜欢当“杀手”的。哈哈。

何时会请我吃“黯然叉烧饭”?等着你的那餐。

別問我是誰 said...

看你何時有空囉。吃BBQ?昨天才跟他們提起,有點懷念經常起價的BBQ,還有滿天神佛的咖哩。對了,你的傑作出現了嗎?好像看看!

保重!不要餓扁自己!

豪迈 said...

这也是我怀念的。回味。

Ho said...

唉。。。。 老兄,读完了你的短篇小说,在想是不是不应该带你去呢?

不过,也好啦!!!却成为你的小说体栽,不错,不错。。。。。

嘿嘿嘿嘿,你如此喜欢「黯然叉燒飯」, 那下次我打包「一公分距离的云吞」给你当配菜,蛙哈哈哈。。。。。

豪迈 said...

我不介意,我珍惜每个生活体验。

那,我等着您的馄饨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