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在时间里庆祝生日


生日前夕的清晨,我为自己播放了一首歌曲:
……你的生日快乐吗 许了愿吗
偶尔孤单其实很正常 每个人都一样
你的生日快乐吗 一夜长大
偶尔难免承受一点伤 天黑了就天亮……


对,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两位曾经是挚友的朋友。有很多人说,时间能冲淡一切,我觉得冲淡的是感情,影像即使是模糊,还是会逗留脑海,所以又何必强求忘记,倒不如成为记忆,用过去式来解读,方为坦然自在。

中学至刚踏入社会大学时期的生日,挚友都会为我细心安排,所以几乎每年都有惊喜带给我。友情彩虹转淡、渐渐消失后,我的生日就过得比较朴素,唯一没有缺席过我的生日的灵魂之物是——蛋糕。蛋糕对于我而言,是生日不可缺少的,因为它象征喜悦,也象征迈入另一个年龄阶段的全新一天。当然,蛋糕也是我的最爱。在家乡,父亲通常会载我去选生日蛋糕,或拿早已订下的生日蛋糕;在吉隆坡,大多数是表姐为我准备生日蛋糕,所以通过蛋糕,我捕捉到幸福的感觉。

今年的生日最特别,突然间觉得很多人记得我,也突然间觉得被很多人忘记了。

在生日前夕,一位学院的好朋友和她的丈夫给了我一个简单的大惊喜,我没想过他们会记得我的生日,也不多问他们要载我到哪儿逛,他们直接带我去选蛋糕后,就去了她表哥家,取出早已买好的材料为我准备火锅晚餐,和她表哥家人一起进餐庆生,实在喜出望外。生日当天,公司的一位同事带给我一份亲手做的早餐,她把二个白褐相间螺旋纹馒头切成六块,做成三个小“汉堡包”,两块馒头中间夹黄瓜、火腿肉和煎蛋,还加沙拉酱,极精致又美味。午餐后,公司也送了个草莓酸乳酪芝士蛋糕给我和一个也是九月份生日的同事,在众多同事的祝福下,我们一起许愿、吹蜡烛、切蛋糕。晚上,表姐请我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还有一个小巧克力蛋糕,令我心满意足。生日过了两天,还有一位同事请了我一餐,当是迟来的祝福,让我捉住了生日欢乐的余温。

人愈年长,收到的礼物也愈少了,可能甚至一份礼物也没有。虽然礼物对于我来说是次要的,但收礼物的那份虚荣感觉是很过瘾的,因为它含着对方的时间与心思。今年生日前几个星期就收到一份家乡朋友送的礼物,礼物是一张我想拥有但却迟迟未买的光盘。此外,我也收到四则生日祝福简讯,其中一则简讯是来自一位伊朗朋友的,让我欣喜,他竟然记得我的生日!他的简讯的其中一句蛮触动心扉“And in the end, it’s not the years in your life that count. It’s the life in your years...”年龄只不过是记载我在这世上活了多久的一个数字,无他,重要的是,我是用了什么颜色来填满这些时间,感受了那一分那一秒的色泽。

其实,给人记得和给人遗忘也是不过如此,这一刻,我住进了你的脑袋,下一刻,我迁出了你的脑袋却住进了另个人的脑袋。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垂不朽的,“实在”在时间里变得虚无缥缈。

3 comments:

別問我是誰 said...

bmnvx4961生日快樂!

我記得你的生日日期,卻忘了跟你說聲「生日快樂」,可說是罪加一等,我這個沒心肝的前同事......

願你心想事成 笑口常開!

別問我是誰 said...

我記得你的生日日期,卻忘記跟你說聲「生日快樂」......

短短的四個字,一句再普通不過的生日賀語,不過,忘記了就是忘記了,或許,你覺得不打緊,反正生日已過,可我還是要對你說:生日快樂!

願你心想事成!

豪迈 said...

嘻,谢谢。别这么说,这样我会觉得我不该写这篇文章的。

写此文也是突然有感而发,发觉生活中有太多认识的人,但能常记得的又有多少个?我常感叹,年纪越来越大,朋友越来越多,但知心的朋友却越来越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