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3, 2009


若不是红,我也不感觉农历新年逼近了。

收到一位谈得来的朋友的手机简讯,说周末要约出去逛,有点儿高兴,虽两个月没见,却有好久没见的感觉。

逛购物广场,可算是住在吉隆坡的人的周末主要“消遣”活动,所以每逢佳节,大型购物广场的人潮特别汹涌,即使经济孬,装潢简单但可不马虎,加上很多服装店开始售卖红色衣物,映入黑色眼球的尽是一片红彤彤。我和友人边聊边逛,谈起有一年去亲戚家拜年,我穿了一袭黑色中国服,遭母亲的唠叨,结果加了一件红色饰物,母亲的气才顺一些。友人闻之忍俊不禁,说若他在新年穿红衣,母亲也肯定会很喜欢。

为了应付家中双宝,我忽地对红疯狂,开始物色心仪的红衣裳,友人也因此给我感染,结果,两者全日焦点为红衣,非红不理。进了很多间服装店,看过很多款式的红衣,有主流的条纹衣、非主流的“老阿嬷”花背心,还有最简单不过的纯红T恤,心猿意马,不知该选哪一件,因平日不习惯穿红衣,总觉得男生穿纯红衣有点儿怪,除非配件外套,尚可。

我与友人就如此在购物广场内的一间间商店穿梭,直到晚间约九时半,大多商店要打烊时才决定要进那一间,买那一件。说来,我们都从没像这样疯狂过,“闯”进要打烊的商店匆匆买衣服。当时,我瞬间混淆,是时间太匆匆抑是脚步太懒散。

人是感官发达的动物。那天我们俩都觉得很红。
《东方日报》〈生活文艺〉,2009年1月28日。

Monday, January 5, 2009


她的脚步踌躇了一下,三秒钟后,她还是鼓起对他的最后一份勇气,走到他的坐位旁。当时,他目不转睛地对着手上的PSP荧屏,手指在控制钮上灵活地跳跃。

“假如我以后不在这儿工作,你会想我吗?”她把久憋的一句话释放出来。他把头抬起,目瞪口呆地望着她。时间被冷气冻结,他灵活的手指瞬间变得僵硬。

当她与PSP同时共存在他的视线范围时,她似乎不曾成功赢取过他的一眼。犹记得那一天下班时间,她走去问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餐,他正好与PSP沟通,当周遭事物隐形。她叫了他两声后,便气呼呼地走出公司大门。现在想起,她觉得自己当时好傻,还在车上等了几分钟,给机会自己的手机铃声响,结果还是令她失望。

她对这段若有若无的感情感到辛苦。有时她感觉到他的爱意,却被他随后补上的大男人口气给刮走了,让她觉得仿佛自作多情,不是味儿。原本她不想再理会这些感情,对自己说顺其自然就好,但上班总得面对他,他令她很多时候都徘徊在友情与爱情的分界线。到了如此别扭的地步,她决定先开口弄清楚,以免泥足深陷。

她给了他四秒钟的思考时间,便携带企图要钻裂地板的清晰鞋跟声离开办公室。他那有弹性的鞋底助了他一把,在流光进入第六秒的当儿,他拉住了她的手,对她说:“你可以不要不在吗?”

爱是一种迷,迷上便戒不掉。


《东方日报》〈生活文艺〉,2009年4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