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3, 2009


若不是红,我也不感觉农历新年逼近了。

收到一位谈得来的朋友的手机简讯,说周末要约出去逛,有点儿高兴,虽两个月没见,却有好久没见的感觉。

逛购物广场,可算是住在吉隆坡的人的周末主要“消遣”活动,所以每逢佳节,大型购物广场的人潮特别汹涌,即使经济孬,装潢简单但可不马虎,加上很多服装店开始售卖红色衣物,映入黑色眼球的尽是一片红彤彤。我和友人边聊边逛,谈起有一年去亲戚家拜年,我穿了一袭黑色中国服,遭母亲的唠叨,结果加了一件红色饰物,母亲的气才顺一些。友人闻之忍俊不禁,说若他在新年穿红衣,母亲也肯定会很喜欢。

为了应付家中双宝,我忽地对红疯狂,开始物色心仪的红衣裳,友人也因此给我感染,结果,两者全日焦点为红衣,非红不理。进了很多间服装店,看过很多款式的红衣,有主流的条纹衣、非主流的“老阿嬷”花背心,还有最简单不过的纯红T恤,心猿意马,不知该选哪一件,因平日不习惯穿红衣,总觉得男生穿纯红衣有点儿怪,除非配件外套,尚可。

我与友人就如此在购物广场内的一间间商店穿梭,直到晚间约九时半,大多商店要打烊时才决定要进那一间,买那一件。说来,我们都从没像这样疯狂过,“闯”进要打烊的商店匆匆买衣服。当时,我瞬间混淆,是时间太匆匆抑是脚步太懒散。

人是感官发达的动物。那天我们俩都觉得很红。
《东方日报》〈生活文艺〉,2009年1月28日。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红》虽是农历新年最佳《代言》,但,现今,勉强将《红》与农历新年挂为一国。
不懂,是现今社会过于忙碌,仰或是都会人较于冷漠,农历新年气氛一年比一年糟糕,而今年更狼狈。。。。。
多数人都将此景怪罪于经济风暴所致,深思,真的如此吗?

豪迈 said...

现代人在农历新年时,对红已经不敏感了,反之,老一辈的就很在乎。红在华人的眼中代表“吉祥”,我想,倘若红在古老的传说中不象征“吉祥”,或许它不会像现今那么“红”吧。

农历新年的庆祝,已逐渐失去原有的意义,有种“为庆祝而庆祝”的感觉。打个最简单的比方,以前的人,拿红包是为了讨个吉利,现在的人拿红包,不单是讨吉利,红包封里的钱更是主要目的。

变相的庆祝,残余的也只有躯壳。

melhoykhcl said...

变相的庆祝。。。。 我同意。。。。

现代人对于新年应该重新认识与了解,不然,从今以后,连残余的躯壳将会被风化。。。。。

Anonymous said...

辉,在此一游. 期待的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