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6, 2009

洒一点闲情在生活


如果说,收到朋友的礼物是一种给予虚荣心的满足,那么,对于我而言,送礼物给朋友也是如此。

我向来享受准备礼物的过程,从买到包礼物,我都乐在其中。买礼物发挥了我对朋友的认识、关心与注意;包礼物发挥了我的创意,而前者和后者,发挥了我对朋友的心思与祝福。朋友接到礼物,露出的喜悦表情,是我的快感。身边有些朋友会为买礼物而烦,说逛了很久,不懂要买什么,就随便买,买了礼物后,若店内有包礼物服务,也索性在店内完成整个“礼物配套”,既美观又大方。当买礼物的心境变成“为买而买”,买礼物的意义不但没了,连休闲感也谈不上。简单来说,享受过程最重要。

我们都为生活而忙碌,在不自觉中错过很多东西。因为过于专注现实的那一大块,所以省略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闲情雅趣,人也活像机械人。

看见有好几家兴起的饮食店,都卖一些老味道,好像烧面包等等,陈设还用云石桌椅、木桌椅和古老风扇,每天都高朋满座,特别是周末及公共假期。本身有时会进去用餐,一些店真的把普通不过的面包烤得香喷喷,口感佳,而一些店却把面包烤得平淡无奇。无论好吃与否,大多类似的店都很容易受落,也显出现代人对于找寻“旧感”的渴望。

东西失去了才珍贵,抑是曾经珍惜过才珍贵?生活上有太多出现在身边的点点滴滴,我们没留意,结果错过了那瞬间的享受与感受。还记得每次早上乘巴士,窗外的阳光是从左边还是右边溜进来的?还记得阳光透过巴士玻璃窗,照射在皮肤上的感觉?假若你有留意,或许你会对自己说,下次上巴士,会选择坐在不是阳光照射的那一边;或许,那时你的心情烦躁,对于阳光只有火热的诠释,所以选择另一边没被阳光照射的座位;或许,你那时身心都放松了,欣赏窗外繁忙的街景,却享受到心灵的宁静,阳光照在体肤,也觉得和煦……这些小小的用心感觉,无疑是生活的防腐秘方(防止“感觉”腐烂,变成百分百的机械人),也是在紧凑的脚步之间,做的一种间断性休息,纾解无形的压力。

公司又有同事生日,礼物倒买了,却未想到要用什么主题来做设计,裹这份礼物。我坐下尝一杯冷的巧克力饮料,看一本他借给我的《三国志》漫画。在浓郁的巧克力味与笔触精细的漫画所产生的化学作用下,我忽地想到了。

Monday, March 2, 2009

写给炸雪糕的一封信


炸雪糕:

那天的情人节,原本的“一人计划”告吹后,以为不会感受到什么甜味,不料,四人的晚餐竟让我惊喜,吃出一丝甜味儿,让我度过了一个特别的友谊情人节。

我们四人都把话说开了,也谈得尽兴,谈及要用什么食物来形容您时,我脑袋里就冒出了“炸雪糕”。说起炸雪糕,先修班和同学聚餐吃过一次后,就没再吃,但那份感觉依然深刻,似乎烙印在脑子里了。雪糕被裹在面包内,外层的面包被炸至金黄色,当门齿陷入面包,脆裂的声音在耳际响起,释放出一股热气。当门齿陷入内层,完成一口的任务,寒气倏忽侵袭口腔,在嘴巴内掀起冷热之战。雪糕溶化了,香脆的面包也被软化,伏在舌头的表面,谁也没战胜谁,最终,舌头的味觉坐享其成。

隐藏起来的情感,仿如被炸热的面包围起的雪糕,怕被人发现而影响给人坚定的印象。炸至金黄色的面包,在视觉上充满诱惑,却带有难以接近的自我形态,令胆小的发热气者不想靠近。只有尝试咬下去的食客才会发现,原来外层的面包并非硬邦邦,里头也有柔软的一面。

认识您刚好迈入第十个月,或许这是我的错觉,但认识您已久的他,却认同“炸雪糕”很贴切,而她笑说,这三个男人愈说愈暧昧了。无论多暧昧,我也要循着他的要求,补上一句“要把炸雪糕嚼得支离破碎,然后吞进肚里消化。”说实的,唯有如此,品尝炸雪糕的过程才算完整,食客才能书写出咀嚼炸雪糕的真感受。

觉得很不公平,在这话题中,只有您找不到东西来形容我。等着您告诉我的那一天。祝快乐。

当热被冷瓦解
白皙的脸庞上了红
不论这是
否认
默认
或是 一笑置之
那一刻 只晓得
咦,炸雪糕害羞了!

豪迈
28-02-2009
7:4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