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8, 2009

害病



(一)

语言病了
嘴已发不出你要听的语言
你我之间像隔了一道吸音墙
将所有语言吸收了

你听不到我的言语
我听不到你的言语
我已被隔离
虽然你还未向我正式宣布

或许你已向我宣布
是我听不到你的言语
以为还能发出你要听的语言

(二)

颜色病了
衣服现不出你所说的颜色
你我之间像拥有不同的眼睛
将一种颜色说成两样

你看不到我衣服的颜色
我看不到我衣服的颜色
我的眼睛是异类
虽然你没有明显地告诉我

或许你已告诉我
但我还是很自信
翻开衣服标签
我确定我的眼睛不是异类

或许是衣服的颜色生病了

Thursday, July 9, 2009

说给寂寞听的话


我那个刚上中学的谊妹,最近经常发简讯和我聊天,说她感到很寂寞,不快乐。或许,她真的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全新的寄宿生活吧。我对她说“每个人都会有寂寞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懂得调整自己的心情,做情绪的主人。”她问我“哥哥,你也会有寂寞的时候吗?”我笑了。在我回复她的简讯里,我并没有正面回答。

看过一篇文章,题为《好想,找个人说话》,本身也有同感。自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享受独处太久后,偶尔会有一股很想找人说话的冲动,涌上心头。和朋友畅谈五六个小时,自己的这个举动,让我联想到很久没有说话的木乃伊,一张开嘴,便释放一大群的飞虫,恐怖得很,连自己也难以接受。谈完过后,以为已经成功满足到自身倏忽要说话的欲望,但在归家途中,反而感觉心情下降得更快。这情况,对于我而言,是理所当然的,就好像经济蓬勃到某个点,就会滑落。向来都认为,快乐不是靠别人给的,而寂寞也只是一种情绪在钻牛角尖的结果。懂得与情绪谈判,有时宠他一下也不是坏事儿。

那天星期二晚上,看书的当儿,突然觉得好久没和同事们在星期三下班后,浩浩荡荡地去看电影或吃晚餐,便传了则简讯给一位同事,叫她发挥她最具吸引的号召力,帮我做“宣传”。星期三的晚上,我们一行六人,下班后便到一家馆子去用餐。当晚,那馆子里很静,似乎沉睡着,我们却不让它睡下去,赐予它一波又一波的生气。虽然我的话语比他们来得少,但美味的比萨饼和飘荡的快乐分子,是给了我满满的快感。摊开手掌,二〇〇九年七月一日,晚间八时半至十时,我抓住了一个快乐与不寂寞的时刻。我会记得。

快乐的时刻也会过去,回到家,心情缓缓地平复下来。进入睡房,也似乎不会有人再愿意和我说话。在星云大师著的《释迦牟尼佛传》里,佛陀有提到:“……这本是一个虚伪的世界,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无常的……”既然万物无常是个定局,拥有快乐过后,即使失去也不需要执著。寂寞因执著而生,心中有寂寞才会有寂寞。

《东方日报》〈东方文艺〉,2009年8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