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3, 2010

腐烂

翔宇摆出一个诡异的姿势:身子跪趴在褥子上,头压着支撑的左手,露出右侧脸,斜着眼睛,看持自动铅笔的右手在稿纸上滑行。他间或紧闭双眼,眉头紧锁,一会儿便把眉头的肌肉放松,睁开眼,继续他的格子之旅。他好像在为眼部做运动,也好像在暂时逃避现实,或者可以很逻辑地说,他在思考。


坐在翔宇对面的女人,年近四十,一头乌黑的短发,鼻梁上撑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语不发地凝视着他。不晓得过了多久,她终于在寂静的空间里,发出一种类似人的说话声:“美丽的文字是文人写着玩的。”


“我不是文人,所以没资格用美丽的文字?”他又闭上眼睛,仿佛在思考,轻轻地吐出这反问句。


她露出人造笑容,弯了弯两边的嘴角,没有露出牙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美丽的文字在日常生活中不适合用。”


“何谓‘美丽的文字’?”他慢慢地张开眼,继续让纸和笔做进一步的沟通,发出微弱的“沙沙”声。


她言之凿凿,自信满满地回答:“人们不常说和写的文字、显得文绉绉的、风花雪月的文字。”


他握着的笔,倏忽在某个格子停住。“不常说的文字、文绉绉的,不一定是美丽的文字;美丽的文字不等于风花雪月。”说完,他又继续在格子间游走。


此时,她没有及时给予回应。他没有因此而看她。他把填满文字的那页格子翻去另一边,那一页显得有点重量,承载着世俗眼光的重量。


“终归一句,请你不要再用一些不经常用的文字。收敛一下你‘花俏’的文字!”她终于开口,单刀直入。


“哈哈哈哈……”他停下笔,整个脸都埋进了撑着的左手,笑得连泪都掉出来。“我没有‘花俏’的文字,我只有普通不过的规范文字。没有看过的规范文字,并不一定是‘花俏’,平时不被常用,是因为很多人从来都没在乎准确地使用文字。”


“准确的文字只用在写文案,日常生活不须要这么准确!”她反应快速,说得理直气壮。


“言下之意,准确的文字是摆在架上的古董?或是作秀的奇装异服?”他的右侧脸再次露出,手提起笔就往下写,一脸冷漠。


“翔宇啊,生活不断地改变,文字也是一样!”她的语气似在苦口婆心地劝导一个被边缘化的人。


“准确的文字不用,是死的。等那些你们认为可以用的文字规范后,我才来用吧!”翔宇微笑。


翔宇哆嗦了一下,惊醒过来,发觉阳光从窗帘溜进了房间,电灯还亮着,觉得过意不去,想起身,左手和弯曲的两膝一动便感到麻痹。他索性让跪趴的身子直接倒下,仰卧在褥子上,谨慎地伸展左手和双腿,强忍丧失感觉能力的不好受,心中顿时在责骂自己很傻,昨晚为了写文章,不让自己入睡而做出这种举动。


这一刻,仿佛停了很久。他凝神望着旁边的稿纸和笔,希望这是短暂的残废。他嗅到从外头飘来的一阵异味,是一阵文字腐烂的气味。


疑所不知,疑所知,

查所不知,查所知。

知之,

勇于纠正之,推广之,

不讳日常写之说之。

3 comments:

DoinkDoink said...

佩服你對規范文字的追求。對于這點,我一直都做不到,只能寫出非常通俗的東西。。。

Anonymous said...

文字会腐烂,是因太多的不在乎,也有太多的折扣了。。。。导致没有所谓的规范。。。
文字永远都是反映社会最直接的镜子,常常随着其起舞、飘荡。。。。扭曲、堕落、却不能化为春泥。。。。

豪迈 said...

DoinkDoink,

通俗的东西也可以用准确、规范的文字来表达,是看您要不要而已。

上回上英语课后,我就有这样的想法:生活上的习惯,对于语文的掌控有一定的影响。虽然说,能说得好,不代表能写得好;能写得好,不代表能说得好,但是,我发觉,若不在日常说话方式中调整自己的语法和用词,那写出来的也会很自然地跟随说话时的不准确。这是我小小的分享。


Anonymous,

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