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9, 2011

两脚书橱的逃亡


我带着极度疲惫的身心,从追求纸币的繁华鬼域,逃亡至还有文化生还的古城,在突然炎热的下午,叫了一杯冷的地道咖啡品尝,把左胳膊放于木桌面,托着腮,翻着书,显得慵懒 。停留在口中浓郁的咖啡味,与溜进来的阳光打了个招呼,配合播放中的外语歌曲,有点儿懒洋洋,我很怕一闭上双目,灵魂就会被勾走。

住所里插在瓶供养的玫瑰,忽地在我闭目的剎那,以蒙眬的画面效果, 在脑海浮现。它已艳丽尽吐, 大片大片的深红花瓣显得重累累的, 在梗上垂下了头, 花瓣边缘开始出现“老人斑”, 变得老态龙钟。那是个无可避免的过程。


一切都会成为过去。那朵玫瑰在四月二十三日, 世界书香日当天, 和书本结合是最抢眼的时刻。那天,我想出一个主意,和朋友即兴地实行了西班牙书香日的习俗,就是为对方选购一本书,再购买一朵玫瑰夹在书中交换。这种“美丽与智慧”结合的感觉很棒,玫瑰香和书香混合,更加芬芳。


一个人旅行,最享受的就是不用和太多人说话。基本上,全程只与做买卖的人说话。这让我想起《Eat, Pray, Love》里头女主角为求静修,禁止自己说话的一段。我不说话, 似乎周遭的声音听得更清晰。呆在社会大学久了,愈感说话很累,或许是我厌倦了口不对心的人,还有伪装者的把戏。人因为有说话的能力,而且滥用了这种能力,所是非流言滿天飞,也点燃了怒火。可惜!


在瓶中吸取水分的玫瑰虽然静谧,但它道出了有关书香日的浪漫传说,也提醒了我,当天也是莎士比亚逝世的日子。这是没有说话能力的玫瑰所拥有的能力。有一丁点ㄦ可惜的是,它这种能力也是人赐予的。




照片2011430日,马六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