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5, 2011

默默看熙熙攘攘


中学时期,在《光华日报》担任文艺版编辑的仙花姐曾说,我写的一些文章过于拉长线,并叫我捉住当时的那一份感觉去写就好。

这回,也因为有了一份感觉,所以我就紧握不放,将它写下了。


不知何时开始,我悄悄地为你和我的空间洒了几滴友谊的香精,就好像咖啡不晓得何时开始,悄悄地走进了我的生活。或许,你我都是曾经为友谊空忙一场的人,所以彼此虽持着一把扇子,坐在一堆刚点火的火炭旁,却有气无力地在摇动着扇子,有一搭没一搭,时而有劲儿,时而松劲儿,下意识地依赖着对方的步履。


可能你觉得我很荒唐,当我向你说,假如咱们的友谊是从同学开始,或者是从其他认识的方式开始,那会更好。这的确是个不可能的假设,但这个假设,却是我用来点缀“不完美”的最佳饰物。对我而言,现状环境是一种局限,情谊之间好像有个若隐若现的框框,离不开一些东西,也捉不住一些东西。请原谅我的抽象与荒唐。


在友情的道路上,我还是个瘸子,也找不到友谊的安全区域。当我独自一人逛、进餐之时,偶尔会因为某些事物,而在不自觉中联想到你或想及时与你分享,我错愕。这种感觉像极我对待过期的知己朋友,让他住进了我的脑袋,然后匿伏在心里。我想,我可能暂时做不到“无友一身轻”了,唯有冀望“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倘若,这份感觉纯粹是我单方面的,我也已经在学习“无所谓”,毕竟,人也只不过是在群中走动,漫步体会能治任性与执着,摊开手掌能拥有一切。


谢谢你让我在利物浦寻回的欢笑声得以延续。我多么歆慕你的交际能力,另一方面,我又如此眷恋寂静的本能。在我眼中,你是一片的深蓝色,却懂得涂上适量的红色。这种调色法有点儿难度,但这无疑是其中一种好的呈现手法。假如你间或在调色过程中失手,你若放心倾诉,我愿聆听你的失调,尝试为你补上严缺的颜色。


写到这儿,花布桌面上的热咖啡就在我握着杯耳的每一秒,通过了我的味蕾测试。杯子已冷却。我弯起嘴角。这就是人的情感。



一个人总是要忘记一些事情,那么他才能记住另外一些事情。如同有人要靠近自己的身边,必定会有人要离开。——郭敬明《幻城》〈后记〉



照片摄于2011322日,国立台湾美术馆,台中。

2 comments:

ah Giap 阿业 said...

交友也不必过于寻找安全区域,只要确定自己可以到哪里就可以了。你打开一点点,别人看到一点点,自然也打开一点点给你看了:-)

豪迈 said...

谢谢您的分享。

当经历过一些事情,对友谊的情感似乎越来越淡。我真的需要一些时间恢复对“友谊”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