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不想做梦


雨箭 划破玻璃窗

挑起匿藏在脑筋里的梦境

施疼断梦 不想让夜漫长

在被窝内卷曲的身躯 形如萎缩

缓慢的辗转 犹如梦在退化


一天一小块

一天一小块

梦的筑起 竟叠高了许许多多的小失望

一小块 一小块的期待 瞬间成优美梦境

又一小块 一小块地剥落 瞬间成枯枝残叶


雨箭 肃清了梦境

一段时间没做过一场记得住的梦

算是 安顿钻牛角尖的心情


不过 意外发生了


他替我付款后 转过身来

不好意思地笑着对我说:“可以还我五角吗?”


我醒过来

凌晨五时半


我很无礼地 用手弄乱他的头发

他尝试把头发弄整齐

脸黑 很严肃地警告我别再玩

我不停地笑


我醒过来

又入睡


回来了

等待夜来客——那场锋利的雨

再次把它挑出来

2 comments:

Tan said...

来自科威特的访客,给你添了一面科威特国旗。

豪迈 said...

哈哈......谢谢您的到访,也欢迎常来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