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7, 2012

有球必应


 
只有风扇急速转动和电视发出的重播欧洲杯足球赛喧嚷的声音,在打搅着空间的休息时间。一阵夜的宁静倏忽从我的肩膀掠过,令坐在客厅中央的我感荒凉,显然这是夜里的惊心动魄。

望了一眼同事给的粽子,它默默地躺在桌上,像一个不理睬我的静物。嗯,不是“像” ,它根本就是一个静物,静静却有文化的物体,在历史的文字中承载文化重任,孤寂了两千多年。假如单独是一种孤单,聚合也应该是另一种孤单,而且更能突显人与人关系上的脆弱。

在聊天之时,同事说,最近因为足球赛事,前同事和现在的同事都以智慧型手机的WhatsApp设了一个群组聊天室,在看球赛时发送简讯,一来一往闲聊战情和打赌,感觉很棒,彼此仿佛又靠近了。听后,我的直接反应是点头认同,内心奄然惆怅。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好像须要依赖一种实物来拉近或维持,一旦这实物被取走,人与人的距离或许就会被推开,回到原来。这种“被推开”的进行式动态极难被人本身察觉,因为它产生得非常自然。就像足球被踢进龙门的时刻,一齐欢呼,相识的群组会高谈阔论,不相识的个体会和另几个个体组成无形的群组,大家的聚合都是为了一个足球赛事,享受当下“同在”的感觉与乐趣。赛事结束后,相识的恢复正常,偶尔有事儿才来电或见个面,不相识的或许认识了,也或许继续陌生人的故事。

手机简讯的发送率,在看球赛时多么频密,尤其有了WhatsApp的免费简讯服务,差不多每一次的沟通都是属于完整的双向沟通,哪怕其中几则只是一些“无厘头”的简讯,而问候、祝福和抒发情感的简讯,通常都不会得到完整的双向沟通,像现今的“久旱逢甘雨”,人们不会因降雨而如以前的农耕社会人民般,手舞足蹈,给予上天回应。人和人的距离空隙已经给目的塞满,容不下毫无目的的情怀。

上几个星期,一位前同事来公司探访,他其实对朋友挺好,只是经常口不择言,所以我都不把他开玩笑的话语放在心上。那天,他对我说的一句无意话,我的心却像调了自动状态的相机,把它摄了下来。他用一贯的轻佻语气问我,怎么最近都没收到我写得“鬼死咁长”的简讯,先前一直都有收到。我微笑,心底反问了一句:“难道你有在乎我的简讯?”接着,我的心底发出了一阵冰冷且尖厉的笑声:“哈…… 我已经学习不做这样的‘傻’事了!”这种“傻”事,如今我只对几个亲近的朋友实行,因为我领悟没有多少人能够把我留在心上。

今年的端阳节我感到很意外,竟然收到三则主动传来的祝福简讯。第二天从家乡乘巴士回返吉隆坡,晚间收到家乡朋友的简讯,问我是否安全抵家,我踏入住所便赶紧回复她。这些小小的事儿,忽然让我萌生小感动。谢谢这几位不常见面却把我留在心上的朋友。

夜会渐渐地前进,情感会渐渐地退化,当我想透后,可能还来得及参与下一回的足球盛事。

6 comments:

huei said...

看完后有种莫名的悸动。

赫然发现,让关系“被推开”的,有“很忙”和“很懒”。曾经听友人说过,他很懒得维系关系,当时还热血的我听到后,跟自己说:“还好我不像他”,却没想到,自己已经变成他。
有朋友主动联络你,还好;慢慢地,就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偶尔想起一起走过的日子,缅怀一阵后,心又恢复到“休眠状态”,不想去做太多……

说了好多次要再约,却说说而已,反正就是“找一天”。其实,除了是惰性作祟,还包含了“相对无言”的顾虑。当初多么熟络,原本的那种感觉会因环境转变而变化,我又不是很能聊,见面哈啦三分钟就没戏了,怎么办?

有时要相聚,还真的要找借口也要制造机会。如果不是偶遇和部落格,我们应该也不会联络了。不过,感激你那“鬼死咁长”的简讯,我记得你的贴心,只是不善于表达情感。在此再说一声:谢谢你。

Anonymous said...

好久都未浏览您的部落格。。。不想给理由也不想胡乱找藉口。。。。
阅了这篇文章,窥探到了一丝丝的痛。。。。有时的不联系,不代表已将彼此共有的点点滴滴已遗忘。。。。最重要的是,绝不是已将您剔除。。。。
思念仍在心中,请谨记于心中。。。。
无论您在哪,挂念仍在空气中飘扬,其他人,我不懂,最起码,我是。。。。
想念如昔。。。。。

豪迈 said...

原本不想写这样的文章,因为只想把诸如此类的感觉藏在心底就好。没有想过,前同事的那句话和刚结束的欧洲杯足球赛在我的心底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变化,让我的感触颇深,所以在几个夜里完成了这篇文章。

可能是我想太多,可能不必要这么想,可能在情感上不必要这么用力。

对呀,当试图保持联络的、主动的只有您自己,日子久了,会开始累。这不是一种计较,要算谁主动比较多,而是当沟通不是完整的双向情形维系过久,会促成疲态。

有时候,我也是会懒得去联络其他朋友,但是以前的我(我得用“以前”,因为我已经开始改变一些习惯)偶尔会传简讯给不常见面的朋友,我觉得很重要,哪怕是很简单的几个字。不懂其他人会怎么想,当我收到久违朋友的问候简讯,我的心突然会涌出一丝的暖和,而且会赶紧回复他的简讯。同样的,当我收到朋友回应我的问候简讯,我也会嘴角弯起来,感觉就是很难得。

我也是不擅长说话、聊天的人,但是我觉得这不是见面的障碍。当话题聊开了,就会一来一往了。或许聊天会有中断,这种停顿的小空间是可以被接受的,如果对方真的没有话题了,自己也可以抛一些生活里的话题,与他分享。

哈哈...... Huei,我很不好,我其实在等着您约我与其他人一聚!我只是很想此次不是我先开口,哈哈哈......

少云 said...

呵,还不给我抓到你,呵你偏心啊你,写给我就短短,写给别人就鬼死甘长,有时又十问九不应...........呜呜呜:P

豪迈 said...

哈哈...... 我写简讯的长度是随着感觉而走,您每次和我讨论东西,我写得挺长的呀!

我哪儿有“十问九不应”?大多数的手机简讯,我一定会回复,可能有时会迟了些回复。若没有接到我的回复,很大可能我:一、想暂时“与世隔绝”;二、出事了。

Anonymous said...

出事?什么事?别吓我啦。。。。。的确一谈到你爱的文学就水蛇村甘长。。。。。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