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5, 2013

无聊




在空白处勾影
好给自己过过瘾
抛开留给旁人景象中的印
化身为影中音

在留白处勾引
刺激静静的轻盈
撒落一堆不用工去整的音
用粗心去经营

画蛇添足        把开心数
移杯晃影        玩分心术
空无一物        聊话中之物
坐上邮轮        开研讨会虚度

满口愿景        冷变虚途
惊世之作        没错有过
空无一物        聊话中之物
美化词穷        粉刷神圣宝座

Wednesday, March 6, 2013

恭喜发财




不晓得是巧合还是有其他非自觉的原因,我向来喜欢的东西绝大多数属冷门之物,身边寥寥无几的好友亦是如此,不得不说古人之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确实妙不可言。

在一大堆红彤彤的新年专辑中,无意地看见一张脱俗的粉红新年专辑,只有两首新年歌和该两首歌的纯音乐。瞬间我很想拥有它,我却没立即满足所愿,全因观念所致,除了电影原声大碟,其他的总是提不起劲儿第一时间购买。

最终我还是买了。越听越喜欢。表姐说,歌曲没有新年气氛,像一般的流行曲,我却认为新年歌曲不一定须要敲锣打鼓,只要有好词,编曲稍微流露新春喜悦气息,便能放射出现代与传统结合的色彩。听一听四五十年代的经典新年歌曲,吴莺音的《大地回春》、姚莉和姚敏的《恭喜恭喜》、张露的《迎春花》等等,是浓浓的一片宁静喜悦。“宁静”不代表不热闹,它可以是一股含有“祥和”的渗透力。以前的新年歌曲着重词的内容,歌颂春天,这也是灵魂所在之处,而大多现今的新年歌曲,填满新年贺词,敲锣打鼓的,反而觉得是一个躯壳,抽起锣鼓与爆竹声似乎就“新年不起”了。

音乐能反映时代,那么,这种非要不可的新年热闹配套,是否反映了现代人严乏内涵?犹如林夕所说的,没有诗意的心眼,即使活在张艺谋王家卫的定格中,也是有景而无境。抑或反映了更恐怖的一个迹象,人的一举一动已建立在发条?

欢迎来到这个时代,恭喜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