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8, 2013

真的约定?





刚把电影挂在约会的天空

一个即兴的羽毛球划过

轻而易举

碎了电影        尘埃落定

影片化作次要的落败白旗

在空中飘荡

自嘲

多此一举        不自量力

终于

约会收起了大半天空

自留一个大当子

不着期待

只着记忆

笑着

退出预约的场地

Saturday, May 18, 2013

140字微小说三篇



早餐
晚上,朋友拨电,约吃早餐,之后载他上班。早上,过了八时二十分,朋友未来电,经验告诉他,早餐肯定泡汤,便把水倒入电水壶煮,坐下看电子书,等水沸冲杯咖啡,草草吃几个燕麦饼了事。水沸,电水壶呼呼响起。他把三合一咖啡粉倒进杯子里。手机冷不丁响起,一看,是朋友拨电来了,喜从心来,手机没收到惯例的简讯:“Oh late, not coming. Sorry!


下班
有感觉的写稿机器人又超时工作,连续捏造了几个生活化故事后,仿佛再也写不下去,便停止操作,和同事去吃晚晚餐。进餐时,机器人没说话。话语飞来飞去。“等他明天写完过后,我就跟你谈谈要怎样拍。”“那个顾客很麻烦的,要他的product high exposure!”“我看你要在post-production那边…… ”散会。机器人看了看腕表,十一点半,呼了口气,对自己说:“终于下班!”


删除
妻子上火:“改很多遍了,没完没了的!”丈夫相劝:“老婆,给多点儿耐性吧!”“你没多大影响,当然说得轻松!”“你大吵大闹也没用啊!顺其自…… ”“啊…… 老公…… ”妻子见丈夫突然消失,悲痛地尖叫起来。在电脑前的广告文字撰写人问监制:“到底那商家想怎样?”监制说:“还要加几个卖点,由于budget问题,要拿走丈夫的角色。”“好!要,我给他!”撰写人话声一落便按键,把丈夫角色删除。

Sunday, May 5, 2013

300420131940






我越写越颓废
在文字里闻不到记得的香味
像为皮肤敷上颜色    粉墨登场

我越读越狼狈
在故事里认不得角色的分配
像忘记做人的条规    活出懊悔

我越唱越迷乱
在音乐里搜集着清晰的纹路
像梦中飘过的幻影    隐隐存在

就这样
一光一暗        一湿一干        一睡一醒
告别了天堂
堕入一条弄堂

就这样
走出黑暗        淋雨等干        非自然醒
造就一个应有的生活
追寻仅有的希望
激励自己        麻木前看

关心    很难
在乎    亦难
我开始习惯
拖着冷却的病体
迈向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