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5, 2013

300420131940






我越写越颓废
在文字里闻不到记得的香味
像为皮肤敷上颜色    粉墨登场

我越读越狼狈
在故事里认不得角色的分配
像忘记做人的条规    活出懊悔

我越唱越迷乱
在音乐里搜集着清晰的纹路
像梦中飘过的幻影    隐隐存在

就这样
一光一暗        一湿一干        一睡一醒
告别了天堂
堕入一条弄堂

就这样
走出黑暗        淋雨等干        非自然醒
造就一个应有的生活
追寻仅有的希望
激励自己        麻木前看

关心    很难
在乎    亦难
我开始习惯
拖着冷却的病体
迈向目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