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7, 2014

群中人




去年十一月的最后三天,特意回家乡参加一个小学同学的婚宴。感觉特别的,并非只因婚宴在海边举行,而是与小学同学散了二十多年,再聚是去年年头的农历新年,其中一个女同学竟开始邀请出席婚宴,过后还通过手机简讯和面子书邀请,诚意拳拳。

原先还以为在婚宴上会和一些久别的小学同学会面,不料,大部分受邀的都无暇出席。令我始料未及的是,我竟然和一个中学同班同一席,惊讶不已。我边叫他的名字,边主动把手伸过去与他握手。他轻握着我的手,看着我如同在阅读着一本推理小说,蹙起眉头寻找蛛丝马迹,我这个人究竟在哪一环出现过。未等他寻到任何线索,我便告诉他答案,但他已经记不起我这位同班,直到我提起一些他当年要好的几个同班兄弟,他才有些模糊的印象。从他那儿得知,他已经没与他们联络了。忽然,我感到情谊单薄。

以前唱过的《友谊万岁》,在纪念册内写过的“莫忘笔中友”、“友谊永固”之类的词句,仿佛是当学生时彼此的一种天真想法,也可以这么说,这些词句已经定格在学生情怀的时空。渐渐发觉,谈“情”是有阶段性的,学生时代潮流谈“友情”,而工作之后就潮流谈“爱情”。无时间性的也当然是“亲情”了。

抽丝剥茧地想,发现友情、爱情和亲情的存在也不外乎是人类的不甘寂寞,须要结伴同行的作品。友情最为脆弱,脆弱得可以像一张纸巾,浓时,如随身携带的纸巾,借力后,可以随手一扔,头也不回,不用顾及任何感受,日子久了便不留痕迹,方便性能极佳。爱情比较实际,是大部分人都想投资的作品,因为若发展得顺利,能够结伴同行终老,延伸血脉相连的亲情,非常切身。换言之,虽然人在一起的最初目的是为了结伴同行,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密切度很大可能建立于对方对自身的利有多高,即在结伴同行的过程中能获取的效益有多大。所以,友情要断,易如反掌,还能断得干净利落,而爱情与亲情则没那么轻易断,掏心掏肺的,坚韧得多。

现实总是丑陋的,这也只不过是用最现实的角度去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可否认,人是合群动物,但人真的须要结伴同行?这得就个人需求。对我而言,谈“情”,不想有阶段性,非诚勿扰。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别怪旧童鞋不认得你。
如果我少了20公斤,看你还认得我吗。。咔咔咔咔


同桌的我

Anonymous said...

别怪旧童鞋人不得您。
是我少了二十公斤,看你也认不出啦!

同桌的我

豪迈 said...

我并没怪旧同学认不得我,只是感触学生时代所谓的“兄弟”情。

您若少了20公斤,我还是会认得,因为您是“同桌的你”!

shaoyun said...

就算是小时候玩得很投契的表弟表妹,长大后因为价值观和想法大相径庭,见面时都不懂该讲什么,又尴尬又感触的。

豪迈 said...

认同。甚至兄弟的感情也可能会随着成长、成家而改变,不如以往那么深,仅存的就只有那点血脉相连而扣住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