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编剧高手




编剧最折腾的就是写来写去都写不到完全符合导演和制作人要的对白。相同的对白,来回改了数百遍,熬过无数夜晚之后,编剧得到的结局是猝死,原因不详。

过了很久,制作人终于寻获编剧高手。于是,制作人拨电叫导演到他的家,一起与编剧高手完成作品。两人站在编剧高手的左右两旁,你一句,我一句,只见他在电脑前迅速地把两人的话融合,打了出来。两人读了过后,相当满意。

导演问制作人:“这编剧高手非常了得,是哪一个型号?” 

制作人回答:“PD93,精确度达百分之百!”

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放下



 

他在我跟前痛哭,哽咽着向我道歉,说愿意对我日后的生活负全责,作为补偿。

看着他五岁的孙子在旁哭红了眸子,哭声似乎能撕裂心脏,恐惧的样子正如当年幼小的我目睹父母亲和哥哥躺在血泊中。那时,躲在橱柜后的我盯着龙头的样子和远去的背影,要牢牢地记住他。

倏忽,我于心不忍亲手制造第二个我。我放下了紧贴他后脑勺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