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放下



 

他在我跟前痛哭,哽咽着向我道歉,说愿意对我日后的生活负全责,作为补偿。

看着他五岁的孙子在旁哭红了眸子,哭声似乎能撕裂心脏,恐惧的样子正如当年幼小的我目睹父母亲和哥哥躺在血泊中。那时,躲在橱柜后的我盯着龙头的样子和远去的背影,要牢牢地记住他。

倏忽,我于心不忍亲手制造第二个我。我放下了紧贴他后脑勺的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