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红事



               年红                     Felicia Yee 丝印作品


红告诉我,是时候更春装了。

一看见红,我便想起父亲,因为他最喜欢红。每逢春节,我都会为父亲选购一件衣裳,大部分都偏红色系,偶尔特地选其他颜色,觉得一成不变未免太没新鲜感。虽然父亲欣然接受不一样的颜色,但是平时穿衣的习惯,他多数相中的,还是红。他说,红红的,多好看,人看起来也比较精神。去年,给父亲买的最后一件衣裳是粉蓝配搭粉红的,新潮的设计拥有父亲喜爱的红色元素,让我在选购时特别满意。

在想,倘若赶走年兽的颜色不是红,又或者没有年兽那个传说,那么,红或许就不是华人的吉祥颜色,华人尤其是长辈就不会那么疯红了。试想想,假如黑变成了华人的吉祥颜色,整个情况会是如何呢?会感觉怪异吧?以现今的角度看,是怪异的,因为红自古以来已经是华人吉祥的符号,象征好运,根深蒂固。某些颜色与物体也一样,早已被不同的种族赐予不同的意义,因为受到长年累月生活环境与文化的影响,譬如在我国,绿色常与马来友族挂钩、紫色常与印度友族挂钩。

红,这种喜庆的鲜艳颜色,可以长红,得感激人们给它的良好意义,但是黑就没有这么好运。记起一位老师在聊天群组里说的一句话:“走一条自己的路并不容易,我们都离不开生活在别人的生活圈子里。”我们的生活有很多典型的规范,如果某个人不在生活规范里头就会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颜色与物体走的路线不由得它们做主,但是人要走的路是可以自己决定的,唯逃离生活规范者多了一份别人不须要承受的压力,只要不是伤天害理,这份压力其实不应该存在,因为旁人如何看待已经不重要。

若有人告诉你,黑是他的幸运颜色,你能接受吗?我是能接受的,毕竟颜色的意义原本就很个人,哪怕红是主流的幸运颜色。不过,新春佳节最好穿红,长辈会很喜欢。还有机会令长辈开心是幸福的事儿。

Sunday, February 1, 2015

魅力150:《红布》




媚婶焦急地问,“有看见放在桌上的一块红布吗?”

“噢,我拿了去作抹脚布!”儿答。

数天前,送殡回来后,一票人聚集在客厅谈论着分家产的事,媚婶尽显她的霸气,说身为大媳妇,家里的一切,即使一砖一瓦都不可少了她的份儿,突然她想起一块在丧礼后留下、寓意后代发财兴旺的红布,即吩咐大家平分此红布,并开心地带了回家。

文:Ray

 

豪迈按:
Ray,“开心”和“带”之间的助词该写成“地”而不是“的”,因为“开心”在此是状语,表示状态,即在开心的状态下带着红布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