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8, 2015

恋字六记之二:相爱的确很难




嘀嘀嗒嗒敲击键盘
敲击的声音越来越响
试图在为文字找伴
拼凑生活化的对白
创造假的真相
把主观变成客观

对白普遍所以生活化
对白不生活化因为不普遍
用词受欢迎因为已普遍化
不准确的        成功出席大场面
准确的            须要躲在后面
不准确的        在等待约定俗成
抑或    已向准确的说
It’s my show time,请下台!”

美丽的            何时成了风花雪月?
涵蓄的            何时成了断简残编?
要引领潮流    抑或    跟随潮流?
要坚持到底    抑或    随波逐流?

嘀嘀嗒嗒敲击键盘
敲击的声音越来越响
荧屏上的魂在呐喊
“为何留下太多的遗憾?”
脑子的裂缝越来越开放
在文字里寻找不到生存的地方

对不起            是我把不准确的“准确化”了
说错了            是我把准确的“不准确化”了
咿咿唔唔        看来是我说错啦
嘻嘻哈哈        看来是我搞错啦

手臂实在是太累了,希望找一个休息的时间。可是成千上万人还是坚持下去,作为一分子他只好继续举起手臂。—— 欧阳应霁漫画《大气候 (The Climate)

这是我当了广告文字撰写员一年多后写下的《痴话》。当时我恍然大悟,原来与文字谈恋爱很难,明明是真心相爱,但相爱却不是两人之事,还要涉及她的“父母”,甚至“爷爷”和“奶奶”。

若广告公司内把关的“父母”和身为“爷爷”、“奶奶”的客户紧抱着一本个人最古老的词典,那么他们比抱着《现代汉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Kamus Dewan》过活的人更恐怖。他们不屑抱着规范词典的人对他们在文字上的纠正和分享,反而觉得这些读书人“恐怖”,认为“尽信书,不如无书”,却忽略了此名句的精髓,就是“怀疑和探讨的精神”,站稳立场,否决所有在他们范围外的可能性。可悲呀。如果我说服不了这些文字的“父母”、“爷爷”和“奶奶”接受准确的文字,对于观众和读者,我深感羞愧!

我们都不须要紧抱那本个人最古老的词典。对于语文,我还是说一句老生常谈:我从不信语文能够“很好”,我只信语文能够“掌握得好”,因为“语文很好”似达到了高峰却停顿了,而“语文掌握得好”是把学习语文当终身之事才能掌握。对于我的恋人—— 文字,我对她的态度是“疑所不知,疑所知;查所不知,查所知。知之,勇于纠正之,推广之,不讳日常写之说之。”我和她的感情是这样保鲜的。

词典不只用于翻查生字;有空时,翻翻词典,看看熟悉的词,温故知新;读读生字,学习含义,增广见闻,何乐而不为?—— 某位编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