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15

如果可以再见你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日(星期三)                                                         

在乌鲁木齐已有八天十七个小时,再过七小时便正式走完第九天的旅程。

每天此时,我都会在这被夕阳铺上金黄色丝绸的湖畔木板桥上等你出现。打从第一天在这个地方巧遇你,你就在我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虽然你的出现短暂得如夕阳余晖,在我眼前刹那而过。

心中反复不停地算着等你的时间。我愈来愈恐惧,怕我会像这座寂寞的木板桥,孤独地伫立着,守候不到一只停泊的小舟。悔恨没把握遇见你的时刻认识你。如果可以再见你,我会以最真诚的心再次伸出结交之手,给你最深情的问候,细听你轻柔的声音,端详你自然的轮廓,欣赏你清纯的微笑,感觉你飘然的青丝。我会邀你与我同行,一起拥抱大自然,享受自然界的气息。我愿再次听到你那开怀奔放、舒畅无比的呐喊声,让我再度感染你的自由。

但愿和你不只是朋友,如果可以再见你。



上个月回家乡,收拾一些书籍时,发现这篇当年寄去参加某娱乐杂志主办的黎明专辑《如果可以再见你》短文竞赛手稿,重读,口感发涩,扑哧一笑。依稀记得,我入围获海报一张。稍微修改几个字贴上,回味。我的中学和先修班时代,热爱写作的学生很多,每个好写之人都把写作的机会捉得紧紧的。如今,这种学生写作风气已消失,写作已沦为应考练习。哀哉。

Sunday, April 5, 2015

恋字六记之完结篇:框




还未踏入广告这一行时,对它有很多想法和幻想:
马来西亚的广告为何如此保守和老套?在广告公司上班的人,一定很有潮流触觉;广告人的接受度一定很大,创意无限;做广告的人一定很讲究原创。

现实的确和想象有距离:
很多时候,是马来西亚客户不能接受新点子,而不是广告人“料到”;在广告公司上班的,还有很多人抗拒自己不曾听闻的潮流新事物;一些广告人难以接受异于平常的点子,甚至一些短剧型的广告也要求如电影理论学里所说的结构,一定要写得规规矩矩;原创点子好像不值钱,似乎有很多广告人都喜欢抄别人的设计和概念。

我看到一个蛮可笑的现象:
大多数客户都希望广告人能为他们想出“绝世好桥”,有别于其他产品的广告,但是却不敢接受新点子,经他们几番修改初稿后,成品最终还是掉落俗套。一旦市场上出现一个新颖突出的广告,成功引起人们的注意,客户就会一窝蜂拥去走相同路线的广告。这种现象犹如不被接受的衣着风格,因为潮流兴起,最后被广泛接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框,有人在里头不肯出来,有人从里头走了出来,也有人从外头走了进去。我经常都在问自己,握着笔的我,是在框内抑或是框外。当初我选择了文字,如今我靠文字糊口,对文字的情绪起伏不定,好友问我,“你现在是承担着后果,还是享受着成果?”

上了第一堂“本土特色与国际标准—— 华语规范化”课之后,略懂一些汉民族共同语规范化的历史和规范化工作的演变,个人对于现今的华语语言争议感觉有点儿乱。研究语言的苏新春说,“没有语言使用实际状况的支持,学理并不会对百姓产生太大的作用,这是由语言本质的约定俗成性决定的。‘约定俗成’战胜‘理论规定’,‘百姓’打败‘专家’,这样的现象在语言学史上比比皆是。”无可否认,语言文字随着生活改变,规范的依据也是约定俗成,但是当约定俗成,成为规范后,没被人们重视,反而人们在使用时各持本身的准则或随自己的意思,那么,最初的文字意境与文化内涵会不会渐渐淡化或消失?语言系统是否将面临一个大混乱的局面?

我不是文艺青年,也不是文人雅士,我只不过是一个文字拾荒者,长年累月收集一些不起眼的文字,慢慢地看,慢慢地吃。我只冀盼我与文字的恋情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