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6

“生活散文”征文:《底漆》





年末。我花了很长时间,把旧墙上的旧黄漆层刮掉,并准备好了不同颜色的新漆,用漆扫油在墙上。 新漆上了,然而,却盖不住旧漆留下的污迹。

突然,心底的记忆库冒出一副低沉、自信的声音:“要打底漆!”这是阿安哥十多年前教下的。我会心一笑,便走到附近的五金店购买所谓的“底漆”。

阿安哥,这个街坊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脏兮兮的皮革鞋叩叩作响,邋遢的长发,满身酒气,一面衔着无滤嘴的骆驼牌烟,一面说着无厘头的笑话。单身的他,终日闲游街坊,玩世不恭的人生态度,常遭别人白眼。然而在我童稚的心中,阿安哥始终是一位潇洒不羁的牛仔。

广东话说到一半,他总喜欢用浓厚的洋腔说一两句英语骚一骚文化水平,常骗得少年的我和几个玩伴钦佩不已。

“为什么你的英语那么有腔调的?”一次,我好奇问道。

他喝了一口黑啤,告诉我约60年代时,他父亲在金马路经营高级皮鞋店,很多老外都闻名而来,他长年在店里帮忙父亲,和许多老外混得熟了,因此练得一口流利洋腔。

不知不觉,这位人们口中的“社会寄生虫”便成了我的朋友。

中学时代,开夜车夜读是家常便饭,无数个晚上,走到茶档喝茶透透气,在附近溜达的阿安哥就成了最佳的吹水对象,从摔角节目到食物,无所不聊。

当我成长得可以谈恋爱的时候,不知不觉中,阿安哥的黑发已经全白,挺直的背部也开始佝偻。青春期无数个失意的夜晚,我到7-11买数罐啤酒后,便到阿安哥打麻将的后巷老巢,把他扯出来陪我聊天散心。

数年后,结束念书生涯,踏入社会工作,偶尔接到些零碎散工,都会把他介绍给阿安哥。偶尔周末得空,也陪阿安哥一同进行劳力工作,包括小维修、室内粉刷等,虽然流很多汗,完成后收钱,再一起吃顿饭,也是乐趣无穷。

产业价格不断增长,城市发展的巨浪很快卷到了老街,许多老街住户都被逼迁别处。这巨浪推来,我也搬到了远处。那年代,手机还未盛行,我和阿安哥就很少联络了。

又过了忙碌的数年,公干路经老街,便停车走到旧家看看。旧家外墙因为设计古典,被设计师存留下来作点缀,内部结构则全部拆除。站在凌乱的烂木堆中,突然看见有个身影躺在破木板上。咦,竟然是阿安哥!我赶紧走近问他怎么睡在我旧家的废墟。

“我姐姐家在很远啊,每天搭车上上下下很不方便,干脆就在你旧家这里睡了。”他还是高兴地回答。

看他气色不佳,健康状况似乎不妙,便再问个仔细。

“一个后生仔医生乱说我舌头生癌。他妈的,想骗我的钱罢了!我自己用五加皮漱口,已经好很多,其实发炎罢了嘛。”

 我对此没有意见,只能掏出些小钱,并希望对他有些许帮助。

又过了一年。身在远方工作,从朋友口中得知,阿安哥这种牛仔式癌症疗法宣告失败。潇洒的牛仔就在我旧家废墟中度过余生,依然守着这条老街,依然潇洒不羁。

听说有些人离开了,却永远活在一些人心中。即使多年后,偶尔会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便会及时在你心底说一句话提点。

依着他的提点,墙上的新漆的确油得不错。然后,我想到7-11买一包骆驼牌。照旧,一人一半,只是会将他那半点燃,再弥漫到空中。


文:Darren JL
Darren JL将获得五十令吉现金和一个Felicia Yee禅绕布袋作为奖励。)



豪迈按:

底漆到最终虽没显现出来,却呈现了面漆的光鲜色泽,极其重要。底漆是漆,也是人,那不会被岁月磨灭的人让我眼眶发热。

Darren JL,请留意文章段落。一两句成一段是网络文章惯用的段落分配,或许是应网络读者的阅读习惯而设。其实,文章段落应以重点、关联性和画面情节分段,不然会很碎,很大可能打扰读者的思绪。

声音、嗓子的数量词不用“把”,用“副”(请参考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典》和杜忠全对“一把声音”的见解)。
请留意标点符号的用法:对白关引号之后不须要句号;分号(;)主要用于并列的分句之间。



由衷感激Ascend Art 悦心坊艺术创作中心的Felicia Yee赞助此征文活动,送出亲笔设计的禅绕布袋作为奖励。

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生活散文”征文:《每回下雪》




冷。

起身,掀開雪白的被子,拉開窗簾,外頭下雨了,頂著惺的頭髮,著街邊的路人看。欸,這場雨的線條與密集度和我平日看到的雨不一樣,眼神頓時放柔了。這是初雪,和我幾年前看到的那場初雪一樣。初雪毫無預警地來,如同你,毫無預警地闖入我的瞳孔,我竟在窗口上看見你的映像。我笑了。每回下雪,我總是想起你。

搓搓手,往手心呵氣,然後塞進外套兜裡,這天氣可不是普通的冷,外頭的綠植都被白雪覆蓋住了。常國外工作的我還是沒有學乖,行李箱這麼一大個,裡面的裝備是少之又少。

前天出門前,友人還問我要不要多帶衛生衣和禦寒衣物,我說伊朗的溫度才十幾度,一件外套就可以了。殊不知第一天抵達伊朗的時候,溫度已經下降至三度,再到今日看見初雪,我有些措手不及,連個像樣點的手套也沒有。

一路上白雪隨風輕飄,坐在巴士裡的我看著雪越下越密,街上的色彩逐漸被白色給填滿,就和幾年前的那場初雪與你一樣,美得令人傾心。

三年前乘坐瑞士列車前往策馬特,途中與剛認識的你用手機聯繫,一來一往地打著訊息。我與你說著瑞士的綠色風光有多麼綺麗,你回我,與瑞士風景相較之下,你的工作有多麼乏味。我說,不如你別工作了,來瑞士會我,與我在草地上打滾。你笑嘻嘻地說,好啊,這主意真好,就這麽辦。已醉在美景的我遇上遠在他,我的路途猶如開滿花瓣一樣,繽紛非常。

訊息笑來回間,發現窗外開始下起雨來了。雨越下越大,綠意然的景色悄悄地披上了白色的衣裳,才發現這是在下雪。

掏出手機,拍下景色,欣喜若狂地將照片發送給你,告訴你這是我的初雪,瑞士如女士一樣,優雅美麗。你和我爭論說,瑞士生產瑞士刀,如此雄性的代表作,怎麼可能是女士。我說,那白雪紛飛的景象就像一位女士輕輕地撫摸我的臉,怎麼看都是女生。你賭氣說,不和我爭論,誰叫瑞士如女士一樣那麼討好我。我笑了笑。你賭氣的樣子一定很迷人。

我告訴你,有生之年沒想到會見到阿爾卑斯山,好想把這景色帶回去。你驚訝地回我說,你要怎麼把阿爾卑斯山搬回家,難不成要大口大口地喝下這山脈流下的水。我哈哈大笑,能如此風趣地回答,大概就只有你了。

車子停了下來。

「歡迎來到德黑蘭,我的城市。」

回過神來。這是導遊的聲音。我笑了笑,拿起相機下車去。

每回下雪,我總是想起你。


文:艾爾
(艾尔将获得五十令吉现金奖励。)

豪迈按:
喜欢这篇散文的气氛和颜色。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很奇妙,淡、浓犹如一幅泼墨山水画,都很美。
艾尔,请留意标点符号的用法,它们都会影响读者阅读的速度、对文章的理解和构图。第六段您没在适当的位子标上逗号,让人读得有点费劲。“咋办”的意思是怎么办,属疑问句,文中的情况应该是肯定句就这么办装备多数是指武器、器材的配备,可用于夸张式的表达,就如您所说的行李箱这么一大个,里面的装备是少之又少,但是下一段御寒装备的夸张表达,在此句式上是起不了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