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生活散文”征文:《每回下雪》




冷。

起身,掀開雪白的被子,拉開窗簾,外頭下雨了,頂著惺的頭髮,著街邊的路人看。欸,這場雨的線條與密集度和我平日看到的雨不一樣,眼神頓時放柔了。這是初雪,和我幾年前看到的那場初雪一樣。初雪毫無預警地來,如同你,毫無預警地闖入我的瞳孔,我竟在窗口上看見你的映像。我笑了。每回下雪,我總是想起你。

搓搓手,往手心呵氣,然後塞進外套兜裡,這天氣可不是普通的冷,外頭的綠植都被白雪覆蓋住了。常國外工作的我還是沒有學乖,行李箱這麼一大個,裡面的裝備是少之又少。

前天出門前,友人還問我要不要多帶衛生衣和禦寒衣物,我說伊朗的溫度才十幾度,一件外套就可以了。殊不知第一天抵達伊朗的時候,溫度已經下降至三度,再到今日看見初雪,我有些措手不及,連個像樣點的手套也沒有。

一路上白雪隨風輕飄,坐在巴士裡的我看著雪越下越密,街上的色彩逐漸被白色給填滿,就和幾年前的那場初雪與你一樣,美得令人傾心。

三年前乘坐瑞士列車前往策馬特,途中與剛認識的你用手機聯繫,一來一往地打著訊息。我與你說著瑞士的綠色風光有多麼綺麗,你回我,與瑞士風景相較之下,你的工作有多麼乏味。我說,不如你別工作了,來瑞士會我,與我在草地上打滾。你笑嘻嘻地說,好啊,這主意真好,就這麽辦。已醉在美景的我遇上遠在他,我的路途猶如開滿花瓣一樣,繽紛非常。

訊息笑來回間,發現窗外開始下起雨來了。雨越下越大,綠意然的景色悄悄地披上了白色的衣裳,才發現這是在下雪。

掏出手機,拍下景色,欣喜若狂地將照片發送給你,告訴你這是我的初雪,瑞士如女士一樣,優雅美麗。你和我爭論說,瑞士生產瑞士刀,如此雄性的代表作,怎麼可能是女士。我說,那白雪紛飛的景象就像一位女士輕輕地撫摸我的臉,怎麼看都是女生。你賭氣說,不和我爭論,誰叫瑞士如女士一樣那麼討好我。我笑了笑。你賭氣的樣子一定很迷人。

我告訴你,有生之年沒想到會見到阿爾卑斯山,好想把這景色帶回去。你驚訝地回我說,你要怎麼把阿爾卑斯山搬回家,難不成要大口大口地喝下這山脈流下的水。我哈哈大笑,能如此風趣地回答,大概就只有你了。

車子停了下來。

「歡迎來到德黑蘭,我的城市。」

回過神來。這是導遊的聲音。我笑了笑,拿起相機下車去。

每回下雪,我總是想起你。


文:艾爾
(艾尔将获得五十令吉现金奖励。)

豪迈按:
喜欢这篇散文的气氛和颜色。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很奇妙,淡、浓犹如一幅泼墨山水画,都很美。
艾尔,请留意标点符号的用法,它们都会影响读者阅读的速度、对文章的理解和构图。第六段您没在适当的位子标上逗号,让人读得有点费劲。“咋办”的意思是怎么办,属疑问句,文中的情况应该是肯定句就这么办装备多数是指武器、器材的配备,可用于夸张式的表达,就如您所说的行李箱这么一大个,里面的装备是少之又少,但是下一段御寒装备的夸张表达,在此句式上是起不了作用的。

2 comments:

Unknown said...

豪邁,

自己寫的東西一向隨性,亂湊亂拼,但經你一說,發現那些平日不去注意的地方原來相差一個字,意思就變得不一樣。好好玩。

豪迈 said...

文字向来都很好玩,我们一起边玩边学,继续在文字上加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