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5, 2017

积极美好



“小天地”在1996Kongsi Raya的彩妆。


“爸,又是时候给我赞助费啦!”

“你真的是生意做大!”

中学时代,农历新年前,我似乎与父母亲一样,忙。

家里冰箱上面的面积是我佳节摆设的小天地。当我想好主题,脑袋瓜儿内勾了个设计草图,便开始用父亲的“赞助费”去买设计材料、贺年片和邮票。五六十张贺年片写上自创的主题贺词后,大部分未能亲自送上的,都贴上了邮票,往邻近的邮筒豪迈地一投,接下来的日子就等着收朋友回复的贺年片了。母亲从巴刹回来顺便开信箱,都会拿着四五封贺年片交给我,笑我朋友满天下。她见地上和桌子都是一摊子的颜色纸、纸卡、画纸和颜料就懂我的“小天地”大制作已正式开始,偶尔见我专注的样子,她会说我很好心机。当大功告成,父亲会依我的要求把设计照下。

时间潇洒地掠过。以前没消费能力却有很多时间;如今有消费能力却没多少时间可浪费。离乡读书、工作之后,我再也没时间让 “小天地”热闹起来,家里庆祝农历新年的方式也愈来愈简化。至今我还坚持的,就是寄贺年片的习惯,把自创的贺词写在卡中寄给我久违的老师、朋友和前同事。从选购卡片到写,从发送五六十张至二三十张,然后到现在的十多张,这种藏在心中的年味似乎见证了物换星移。虽然寄贺年片如今已成为小众的举动,但我还是积极维持这心中的年味。很多人都随洪流漂浮,忘了无论漂得多远都得捉住那一把有能力保留的美好,当漂过了无数风景后,仅有感叹。

 
近年回乡贴上自写的横批时,我习惯默默地祈祷,心中的祷告仿若母亲每晚在手机另一端对我重复的问候与叮咛:“母亲身体健康、出入平安、开开心心;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面对生活,我还相信,能积极就能贴近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