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7, 2017

走音圆梦团




周末,我去友人家小住,顺便看一部我期待却没在本地上映的电影,由Meryl Streep主演,改编自真人真事的《Florence Foster Jenkins》(译名:《走音天后》)。Meryl Streep每回扮演角色都能摆脱自己,精湛的演技是我向来欣赏的,已不在话下。始料未及,看完Florence Foster Jenkins这位奇女子的故事,让我大笑一轮之后,竟在荒谬中捡到了一张印有人生足迹的证明书。

难以想象,一位唱歌走音、走拍、缺乏对音高和节奏感知的人能在四十年代凭最糟糕的女高音闻名,还录制唱片;也很难想象,喜欢听她唱歌的人是抱着什么心态去听她谋杀高音。她的富裕背景,还有她身旁有一位挚爱着她的同居男友,无疑是她成功达到愿望的要素,也可以说,这些要素促使她任性地、顺畅地活在自我陶醉的世界,养分足以供给闪躲现实的一劫。即使如此,她追求梦想的坚韧志向却是不可被抹杀的,也是最重要的。电影中的Florence Foster Jenkins最后看到报章那恶评她歌声的栏目后,顿时难以接受现实,如同被砸破的水晶世界,不支倒地,向来奇迹般稳定的病情忽地变得严重。由于喜欢唱歌,有许多唱歌的美梦,她忘却了“生病”这码事,当她从梦中惊醒,命也就丢了。她可算是为梦想而活过来的。

Florence Foster Jenkins临走前留下这么一句话:“人们可以说我唱得不好,但是没人可以说我没唱过。”这叫我记起William Hung(孔庆翔),一位在二〇〇四年参加美国电视歌唱选拔赛节目《American Idol》的“素人”,其貌不扬,五音不全,本着对音乐的兴趣而参与试音活动,在现场献唱《She Bangs》时,又唱又跳,令三位评审啼笑皆非。当其中一位尖锐的评审喊停,说他既不会唱又不会跳时,他说:“我已尽全力,我毫不后悔。”虽然他没入选,却引起不少美国人的关注,顿时掀起了William Hung热潮,让他有机会录制了两三张专辑,也参与了多场清谈节目、公开表演和几部喜剧配角,霎时,歌唱选拔赛冠军的风头也不及他。虽然William Hung只不过是一阵旋风,但起码这阵旋风刮过。

去年,我在网上看到张曼玉在中国“二〇一四草莓音乐节”演唱半摇滚《甜蜜蜜》的视频,确凿有“平地一声雷”之感。没有一副好嗓音的她却有胆量公然站在台上唱歌,而且自得其乐,完全卸下影后的光环。尽管她的歌声受到很多网民抨击,说超级难听,“难听到你不听简直是损失”,但她仍然无畏舆论,继续在她要尝试的音乐路上大踏步,去年年杪还正式推出自己的词曲创作《Look In My Eyes》,呈现了另一面的张曼玉。她在其中一场“草莓音乐节”表演中说的一番话,瞬间令我热血沸腾:“……今天我还是会跟前天一样,还是会走音的,可是我会努力。我演了二十多部戏也给人说‘花瓶’,所以给我二十个机会吧,我应该可以的……”我感受到勇于实现梦想的人,脸上总散发一道光,这道光不是给别人看的,是给自己看的。

“少数派”在人群中逆向行走,肯定惹来不少怪异眼光,不理会旁人眼光,坚持走下去才是勇气。人横竖都不同一个模样因不是机器生产品,人的生活模式也就没理由设潜规则,势要跟大队走才正常。无论是Florence Foster Jenkins的“自我陶醉”,William Hung的“走红一时”抑或是张曼玉的“改道而行”,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给自己颁了一张圆梦证书。人总得为梦想疯狂一次,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