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2, 2017

睁开眼,闭上眼



修改插图之原图取自同日《星洲日报·星云》。




(壹)庆典

面子书是一块永远不会完成的布,每天都有不同色泽的线条在穿梭,交加编织着。它似一场梦,一个幻影接一个幻影,近乎蒙太奇效果,甜美、恐怖、快乐、悲伤、美好、丑恶接踵而来,布满,没有喘息空间。

手机动小手术出院后,翌日翻开面子书,见一女前同事注册成婚的贴文,我喜滋滋地赶紧留言祝贺。再往下则贴文一看,心情倏忽从靠近太阳的云端跌进了黑黢黢的峡谷,一位要好同学的母亲病逝了。我犹如刚参与一桩喜事后便跨槛去吊丧,情绪落差很大。记起一位同学曾对我说的话:“人生最大的事莫过于出世和离世。”出世时,亲朋戚友献上贺礼,祝福一个旅程的开始;离世时,亲朋戚友献上奠仪,“祝福”一路走好,开始另一个旅程。这两件大事似乎是一条相通的直线,想法……或者说,观念被点通后,“出世”与“离世”是否可有同等的意义而大事庆祝?

朋友告诉我,有位三十多岁的朋友在旅游途中猝死。听后,我愕然,三十多岁离世对我而言太年轻,然而死亡却与年龄没有绝对的关系。朋友认为,或许他还有愿望没实现,不过,他的离去也算是圆满,因为人生不在于长短,只要尽心履行了职责,也就功德圆满。朋友说,他生前是心理辅导员,在他的社会岗位上用爱照亮了别人,这就是他的人生价值。

我想,当人生有了自身的价值,生活就不纯属一种时间的流转,而是活在时间里的瑰宝,那么,生命的谢幕礼何尝不是一个庆典呢。


(贰)修炼

世界书香日,与一大专同学逛书局、泡茶坊。

聊起岁月,原来他也是不经常把年龄放在心上的人,当回想大专生活与现在已有一段距离,“时间感”才重现。我边笑边如念急口令般把剩余的人生阶段迅速地念一遍:“大专、工作、老、消失。”他愣着笑。我问他是否害怕死亡。他说,现在的他不怕,死后,只要跟随自己坚信的宗教信仰的那个方向走就不会迷失。我认同他所说的。我告诉他,我只对心脏停止操作、呼吸静止,从“生”入“死”的霎时感到恐惧因猜想会很辛苦。他笑着使劲点头。

有时独自静下来的时候,我会想,至目前为止,我好事做不够多,害人之坏事不做,最后那几年应该不会难过吧,死后也应该不会入地狱吧。这话也挺难说清楚,听人说,今世功德是给下世的,我又怎么晓得我前世是怎么样的人。

杨绛先生在《走到人生边上——自问自答 · 人生的价值》中说:“天地生人,人为万物之灵。神明的大自然,着重的该是人,不是物;不是人类创造的文明,而是创造人类文明的人。只有人类能懂得修炼自己,要求自身完善。这也该是人生的目的吧!” “修炼”我理解为“经过磨炼提高自己的品德修养”。若人生的目的在于修炼,修炼的成果也就是人生的价值。在相信灵魂和有信仰的大前提,杨绛先生认为:“有多少功德就有多少价值。而修来的功德不在肉体上而在灵魂上。”换言之,人的一生都在修炼积德,而这些功德最终是给灵魂的,不管有没有轮回这回事,反正它就是给予灵魂的一种升华,一种不灭的精神。

修炼的目的应该以提升个人素质为出发点,不然就失去意义。对于轮回,我相信却对其赏罚感到不公,既然“一百年前/ 你不是你/ 我不是我”,前世今生又何必扯上关系?


《星洲日报·星云》,20175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