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 2008

看!


也有一段时间没在周日到购物广场去逛,因为不太爱人潮。那天周日就与表姐去了附近的购物广场,主要还是买些日用品和食品。


在人多的地方,看到的东西也比较丰富,一些是美好且感动的,譬如在我眼前出现的一对手牵着手的年老夫妇,一头花白的头发,仍然恩爱如昔,清闲地购物,总让我感动,或许这就是我向往的情感生活吧;一些是丑陋的,譬如经常都发觉陈列食品架上已归类好的食品,会出现不同类的东西,主要还是人为,临时改变主意不要买的东西就随手放,犹如一个不懂得收拾玩具的小孩,但奇怪的是,大人们不是教小孩玩了的玩具要收拾妥当,放回原位吗?讲一套,做一套,可真要颁个最佳性格金像奖给他们。


那天在食品部门收银处结账时,排在我表姐前付着钱的女生让我觉得厌恶。打量她一下,年约三十,扎了束很随便、贴着颈背的马尾,身穿到腰红色紧身T恤,配到膝盖的深蓝牛仔裤,脚穿粉红夹趾拖鞋,所要给的总额约三十块,她没携带钱包的习惯,就往紧身牛仔裤裤兜里掏,把折着的纸币一张张挖出来。令我惊讶的是,她不是把挖出来的皱纸币整理在手中,然后交给收银员,而是一脸不屑的样子,掏一张纸币便丢在光滑的桌面,让有点微卷的纸币逐张自行滑到收银员面前。收银员好像乞丐似的,逐张逐张捡起纸币,虽然从她的脸部表情看得出她对这位顾客有点恼恨,但她还是很有礼貌地向她说了声谢谢。


看到这种破坏视觉画面的情景,我在想,到底这“只”人是不懂礼貌抑是眼睛长在额头上?如果她是不懂礼貌的,那我还为她感到庆幸,至少她晓得穿上衣服才去逛街;如果她是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我为她感到惋惜,她未能长有一副贵气相,穿着打扮也不见得亮丽过人。我说,在这发展迅速的现实社会,学校的道德教育课可免了,道德教育课本也属垃圾,没商用价值,家长们应专注教导孩子“变金术”较实际,日后孩子才能够成为不折不扣的“寻金之王”,将拜金主义发扬光大!


俗语说“一不离二,二不离三”,一星期后,我单独一人到同样地点去买食品,在收银处也看到了碍眼事。结账时,排在我前面的前面的一位二十来岁女生做出了受万人瞩目的事儿,获得众多人的爱戴。她一身潮流的打扮:胸前有蕾丝设计的深粉红衣裳,加一件黑色无袖到膝连衣裙,配一双镶金边的纯白高跟鞋,束了条坚韧的马尾,原本是属挺不错的造型,却给她的行为毁于一旦。她推着载满十多样食品的购物手推车,去提供给购买八样或以下商品的顾客结账处付款,害得该处顿时排大队,许多购买一两样东西的顾客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圣姑”,而她却若无其事地边结账边跟身旁的一位朋友聊天。


她是不识英文的(该以英文书写的黄底红字告示牌“购买八样或以下商品的顾客专列”,分别吊在收银处上面和摆在收银机前面)还是一时贪图短列队的方便?假如她连简单的英文都看不懂,我为她在学院的功课感到忧虑;假如她是贪图便利,那我要恭喜她掌握了做人的自私特质,可喜!


除非是赴朋友的约会,要不然,下星期日我不想到购物广场去逛,因为我不想给“一不离二,二不离三”这句俗语有完整印证的机会。


图:《华风系列之十九:岁月弦音》封底设计,1997年出版。

6 comments:

少雲 said...

有些人的確很令人氣頂的,那天我去吃珍珠粉,有位女人駕著車停在檔口,停的姿態是駕駛的反方向,且又停得很“出”的,然後坦蕩蕩地停在那邊至少接近1個小時就為了可以方便自己拿食物,看到她的衰屁樣,就想蓋她兩巴掌!竟然有懶到這樣的女人!

她的車裡就有兩名小孩,嘩勞,這樣的身教法,肯定她會培養出兩位歪歪的未來國家棟梁出來。

還有,這樣開著引擎等,汽油就白白燃燒了,浪費資源!這樣的人才應該給貴貴的油錢,真的tmd!

豪迈 said...

在公共道路上,经常都能看到这类“人”,感觉蛮火的,似乎整条道路是他私人的。到了英国,看见他们国人在道路上的礼貌,我只能叹,“That's Malaysian!” 假如人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天下尽是欢喜事。

阳光男孩 said...

固然非常注意身边人的一举一动.没错!很多现代的人就是这样,都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尤其是有钱的一些华人.难怪一些马来人多认为华人很骄傲.有时,我们也必须做好榜样甚至要提醒别人.但也必须由礼貌的.对了,为何我发现您的日期好像有点问题?还停留在1997年吗?

豪迈 said...

其实,那个日期是我用的那张插图的出版日期,它是一本华文刊物的封底设计,我画的,还可以吗?哈哈哈......

別問我是誰 said...

你怎麼好像瓊瑤阿姨般將「女主角」的裝扮形容得如此詳細呢?再說,你是排在別人後面的呢!才想你應該盯了人家很久咧?

這篇「看!」讓我對你刮目相看,原來你也不是甚麼都沒關係的人,我還以為你是喜歡將人、事、物美化或合理化的類型,很慶幸原來你也不是那麼另類,哈哈,應該是自己對你了解不深吧?原來你真的可以那麼豪情邁意,I am loving it!

豪迈 said...

我没打量她们很久。是因为她们不可一世的态度令我恶心得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