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Splashing


步行,像跨越一重重的障碍。

天黑,像欺凌弱小的霸王。

冷风,像白雪魔后的残酷。

雷声,像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悲壮。

雨水,想刺穿伞面的庇护。

我怕,躲在伞下的手提包和皮鞋会哭。


6:30p.m.

27-08-2009

2 comments:

Swee Chin said...

刚写完毕业论文,看了你的Blog,不禁想念你这位朋友,还有中六一起玩,一起癫的一班好友。。。。。。也许想念的不只是朋友,包括当时的岁月吧。。。。。。深深祝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豪迈 said...

当听到您继续深造,很是高兴。

偶尔回乡,看回以前的旧照片,也回想起中六的点点滴滴。怀念那段岁月,还有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刻。

不晓得其他同班如何了,真的希望每年能一聚,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