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1

Silent All the Time


下班。在路上穿梭,巴士碰到很多塞子,我在书页与闭目之间犹如过了很久很久,仿佛从冰山失足,掉进了积雪,被厚雪覆盖,几千年后被人挖掘出来,醒过来,身在目的地,已经认不住自己的模样。


下车。不想给太多人打扰,找了个冷清的咖啡座,把自己的身躯完全交给柔软的椅,让它服侍我霸道的姿势,慢慢呷一杯希望能从中获得快乐的热巧克力,让当中的甜、苦、辣抚摸我的情绪,禁止它的泛滥。


手上还有几首景川的曲未填上词,我便把耳机衔接到手机,重复地听着吉他旋律,也顺便听了一些前些日子创作的歌曲。把耳机除下,准备要离座的那一刻,我霍然对耳机微微扬起嘴角,想着与它相恋,也真的是闪电式的月老撮合。


自从邻座同事说,我重复播放几首歌曲,即使声量极小也令她感到烦腻后,我就开始每天使用耳机听歌。这种个人工作习惯的调整,无意中令我感觉更舒服。音乐和歌手的声音与我是零距离的,流进了耳道,在体内的空间响起回音,触碰心脏和脑细胞,有感应而活跃。我仿佛对歌曲的旋律敏感了,仿佛对歌词的意境、用字、押韵敏锐了,仿佛对歌者的咬字、表达方式加倍进行探讨。打这儿以后,我不只把一首喜欢的歌曲咀嚼,还尽量吸收当中的精华才肯罢休。


戴上耳机也给了我另一个额外的好处,就是减少不想接收的噪音。这些噪音理应不该存在某个空间,但是发音体太强,不时制造不规则的振动,释放音高和音强变化混乱、听起来不谐和的声音,经常都不能受到控制,影响心情,所以与其等待它收敛,倒不如自己进行隔音工作。回想,自己不禁拍了拍心口,幸好我及早把自己的音在空间内切断,否则我就是持续给邻座同事噪音的“死人头”。


日复日。有同事劝我说,每天如此戴着耳机听歌,听觉会变迟钝,若真的要这样,也得买个好的耳机,才不易伤到耳朵。那时,我不当一回事儿,我骤然不希求“听得很清楚”,好像在为自己下毒咒。遇到无礼与无理的噪音,听得太清楚,也会杀死体内无数细胞。最终,我还是花了约八十令吉,买了一个比较好的耳机。这个簇新耳机遮盖了整个耳郭,隔音效果更好,我简直就是破财挡灾。


近日,我突发奇想,若戴上眼罩仍能顺畅无阻地工作,我想买个。发觉,自己是因为看得清楚、听得清楚,往骨子里藏,才会对周遭的事物产生反应而发声。假如我蒙目耳背,成为迟钝儿,在噪音面前我会轻松好过。寻回根本吧,心静自然凉。对,我得时时提醒自己“心静自然凉”,做到这点便不须要耳机,也不须要眼罩。


收到一位槟城朋友的简讯,里边谈到她的工作情况,她说了一句我非常认同的话:“人还是不要清醒好,还是有点疯疯才好,不然很难活下去。”我很想问她,我们俩何时成了落魄的元朝读书人。

2 comments:

xiaoyun said...

听一两小时就要休息一下,才好继续听,不然会影响听力。专科医生说,如果晚上睡时也听著耳机,忘记关,早上醒来,你可能会失聪....所以谨记喔

我终于明白唐伯虎的世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世人看不穿....

豪迈 said...

我向来都没有戴耳机的习惯,是上几个月开始,在工作时间才戴上。

谢谢您的重要提醒,我会更加小心。

哈哈......让智慧藏在疯癫的背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