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4, 2015

疯子说的话最好听




经过不喜欢养眼物的居民几番恣意破坏后,电梯就似一道会开启的斑驳古墙,每次裂开,从罅隙绽放的光芒都添了几分恐怖色调。

我走了进去。门一关,好像所有东西都在瞬间停顿了,忽然呈现在眼前的是色彩斑斓的奇花异草,却蒙上一片匪夷所思的暗淡愁云。一位戴着高顶礼帽、身穿燕尾服的男士看似很有绅士风度却毫无禁忌地凝视着我,还慢慢地贴近我,仿佛要把我看透。他露出的诡异笑容显得他玩世不恭。仔细一看,他就是我很想会见的路易斯 · 卡若尔的朋友。

我笑了,消除了对他的防范之心,向他问好。他摘下高顶礼帽,向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戴回帽子说:“我不会向您问好,也不会回答‘我很好’,因为自我催眠是走向自我毁灭的前奏。”接着,他递了一杯茶给我,自己呷了一口茶。

“这不是基本的积极自我肯定法吗?”我问。他说:“假若这是您的‘真我’所言,这就对了。在我还是感觉不好的时候,我绝不会这么说。”

忽地,他瞪圆了眼睛望着我说:“但我相信否极泰来!所以我在这儿等待美好的事物发生!”我坚定地直视着他,说:“既然相信就别呆在这儿,奔跑吧!或许您的疯狂能产生些许的不一样。”

他沉默。门一开,我才晓得,原来电梯一直都在操作,我只是被自己困在里头。

疯帽匠,无须多想了,咱们踏出一步走出去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