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4, 2018

那些战士


Erik Isakson运动摄影作品。


我梦见自己是个足球员,在世界杯赛里全力以赴,为国家争取最高荣誉。醒来后,我总想不通为何会做此梦,因从不嗜球,所以也谈不上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那些在足球场上的战士,斗得以汗浴身,就像两队人兽,张开獠牙,按照定下的规则,去争夺唯一一块保鲜得完美的香甜嫩肉。

队员在主帅的磨炼下,发挥了团队精神,球艺精湛。我在电脑荧屏前嘀嘀嗒嗒地敲着键盘做作业,周遭笑容可掬的人或许都在展现体育精神吧。

双方球队在一百二十分钟后仍然战成零比零平,其中一方最终在门将三次扑救点球下,成功晋半决赛。门将是一方球队取胜的大功臣,同时也是另一方球队取胜的杀星。周遭忙碌的人都走了。我仍然独自在电脑荧屏前嘀嘀嗒嗒地敲着键盘。我是举足轻重的把关门将,还是渐脱水的“人渣”?

又有球员受伤,救护人员急速为该球员涂药、敷冰水等等,好让球员在短时间内恢复状态。我拨了一通电话回家乡,把内心的废气毫无保留地吐了出来。母亲的及时安慰与鼓励,补充了我体内的水分。

法国队巨星基丹在决赛的第一百一十分钟,因耐不住气而发“铁头功”击意大利后卫而被红牌罚下,默然离场。我依旧在电脑荧屏前嘀嘀嗒嗒地敲着键盘。中央冷气自动关了,申请提供一把电风扇,不批,闷热与累坏之际,气一冲,在意念中缓缓地伸出了中指。接着,我举起了一张红卡给自己。

电脑荧屏的灯光暗下。我终于递上辞呈,去赴另一场盛情之约。

十二年前,我遇不到归属感而离开那战点。因为归属感,我逗留在同一个战点至今整十年,仍愿意继续逗留展望。归属感在很多人的眼中或许分文不值,却是我的灵魂战士。


Friday, June 1, 2018

他们



图取自hyperrealismes.blogspot.com。


那天,你们开了三楼的门,准备试镜时,我进去打扫,眼角好像看见有个人站在靠近洗手槽那儿,心想应该是等待试镜的演员,没正视他,便很自然地向他说了声早安。他没回应,我就往洗手槽那个方向望了一眼,结果发现……那儿没人。来公司做打扫的安娣曾在闲话中提到。她还说,隔壁的工人告诉她,先前有位朋友到三楼见他,并与他在试镜单位的玻璃门前留影,结果发觉照片中显现玻璃门的倒影多了一人。之后,他们的老板请法师来收了它。


那对红眼每隔两秒会放箭
那边谁刚换上人形的假面
那颗心如钢铁/ 那颗心剩一半
怎么没人看见

我会乖乖吃药别放我出去

隔着墙已听见外面好多鬼
迫不及待等我变成他们同类/ 我才不要叛变

信我/ 有鬼/ 正在摧毁人类
信我/ 有鬼/ 这种天机吃药前只能说一遍

蜘蛛正要告诉我谁是内奸
就被护士假装不小心踩扁
医生眉头有只狸猫昏昏欲睡/ 相信他也沦陷

邻床那位准备好出去应战
临走前对我说要听话一点
我又不是傻子/ 我比谁都明白/ 这里比外面安全

信我/ 有鬼/ 正在摧毁人类
信我/ 有鬼/ 它们看起来和人没分别
信我/ 有鬼/ 就快要占领整个世界
信我/ 有鬼/ 这种天机吃药前只能说一遍

信我/ 有鬼/ 就在你心里面
信我/ 有鬼/ 拼命制造着华丽的幻觉
信我/ 有鬼/ 让你爱上这荒唐世界
信我/ 有鬼/ 让你以为我才是疯子
让你以为我才是疯子/ 对不


我通常喜欢独自一人上公司三楼为自己的广告稿件做录音样本,因为没人、没电话铃响,录音效果比较清晰,而且重来多遍都没人听见,不必吵到其他同事,也不必感到尴尬。近期,治安不靖,公司为了提防盗窃,吩咐员工凡出入三楼后都必须上锁外边那道玻璃门,我嫌麻烦,就没再上去做录音样本。几位同事曾问我,独自上去,难道不怕鬼。我微笑回答还好

人总是对不理解和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感到恐惧。我想,这也是一部分人在现实生活中怕鬼的主要原因吧。从母亲告诉我外婆回魂夜翌日清早,四舅父发现厨房饭锅内的饭有五根手指的印记,客厅祭台上用碟子盛着的鸡肉块掉了一块在台面……还有看了一些民俗书籍和纪实电视节目之后,我相信鬼是存在的,正如杨绛先生所言:“……谁也不能证实人世间没有鬼。因为没有无从证实;证实,倒好说……我们不能因为看不见而断为不存在……”与其说怕鬼,倒不如说,我一直都在尝试了解与尊重他们,打破大专以前因不懂而害怕的障碍。

据大专同学认识的一位拥有阴阳眼的朋友说,其实鬼在日间也存在,穿行于人之间,只是他们的活动空间与人的活动空间交错而已。根据某个灵异纪实节目的师父所说,人会看见鬼飞檐走壁,穿墙而过,是因为他们只看见他们熟悉的空间,譬如,他们生前熟悉的环境内没有某道墙,日后,该环境立了道墙,他们也依然能通过,因在他们眼中,那道墙是不存在的。这与电影The Sixth Sense》情节要表达的是同样的道理,Ghosts only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这解释解开了以往我心底的疑惑,也让我以平常心来看待鬼穿墙的现象。

小时,父母常对我说:生人唔生胆!人有三把火,鬼更怕人。走到现阶段,我觉得怕与不怕已不是重点,他们若显现,必有原因,弄清楚原因才是关键。我心中向来都有一种很强烈的信念,即人不犯鬼,鬼不犯人,我认为这是彼此共存一个重叠空间的重要条件。就如一些长辈所相信的,入住酒店、旅馆时,首次开门,应先敲门才进去,进去后,口中还要念念有词,说只在那儿暂住几天,希望见谅。我习惯每回进入下榻的房间时都先敲门三下,以示意我要进来,这种礼仪如同我们日常生活中要进入别人的房间前先敲门,让对方知道,表示尊重对方的私人空间。

所谓,其实是人死后的灵魂。人由肉体和灵魂组成,作为躯壳的肉体没了,就只剩下灵魂。人若生前的怨气与不甘日积月累,死后必怨念太重,过于执着导致灵魂不散,流连人间去完成心中所愿。这些灵魂与人没两样,大多数满怀嫉妒、仇恨……但往往人却比他们来得恐怖。统治者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或垂涎他国的财富,不惜宣战抢夺;政客利用种族、宗教课题挑衅人民,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某族群不能容纳另一族群,展开灭族行动;商家草菅人命,为私利而制造黑心食品、进行豆腐渣工程、提供楼房不合格的安全措施;干案者为了逃过应有的法律惩罚而杀人灭口、毁灭证据、制造假证据;在工作环境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与利益,深谋远虑,搞小圈子、拍马屁、打小报告,踢人出局……这一切一切发生在人的身上显得很残忍,实为道德观念使然。由于人有灵性与良知,形成社会有道德规范,人做出不仁不义之事便突显阴森,不寒而栗。孤魂野鬼找替身很可怕,但人陷害人、杀死人,血腥味特别重,更可怕。

人会做出“做人守则”以外之事,因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至少一只鬼,稍微心术不正就会受到他们的诱惑。他们的原动力是贪、嗔、痴、怨,你招了哪一个?



歌曲:《4号病房》

个人口味(5颗星为满分):4颗星

作词:蓝小邪

个人口味(5颗星为满分):4颗星半

作曲:霓虹木

演唱:林宥嘉

专辑:《大/ 小说家》,2012



《慢活时光·随疯说词》,201797日。